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03月31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朱春秋)
文  号: 〔2020〕43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2020〕43

  

  申请人朱春秋

  住址广东省广州市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信息告知书》(证监信息公开〔2019〕287号),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复议请求确认被申请人违法,撤销被申请人《政府信息告知书》(证监信息公开〔2019〕287号》,并依法向申请人公开相关政府信息。主要理由是:1.《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全部信息,申请人提供的《证监信复字〔2018〕166号》能够证明被申请人在履行职责过程中保存有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2.本案是信息公开案件,不是信访案件,与《信访条例》无关,与本地人民政府信访机构无关,被申请人也未向申请人提供证据证明本地政府信访机构保存了其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被申请人拒绝公开相关信息违反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规定。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其信息公开答复意见合法合理,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予以维持。主要理由为:1.被申请人信息公开答复程序合法。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作出《政府信息告知书》,将办理结果向申请人进行了告知,并说明了理由,办理程序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2.被申请人信息公开答复内容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申请人在办理信访事项过程中获取的材料确属被申请人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记录或保存的信息,但该类信息的查询或公开不由《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调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七)项规定,所申请公开信息属于工商、不动产登记资料等信息,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对信息的获取有特别规定的,告知申请人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办理。《信访条例》第十二条规定,信访人可以持行政机关出具的投诉请求受理凭证到当地人民政府的信访工作机构或者有关部门的接待场所查询其所提出的投诉请求的办理情况。参照有关国务院裁决和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的意见,《信访条例》就信访人如何获取信访程序中的相关信息已经规定了专门程序以及监督救济途径,按照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对此类申请应告知信访人依照《信访条例》的规定处理。至于申请人提到的本案与本地人民政府信访机构无关,被申请人在答复书中只是告知其按照《信访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办理,并未告知其向地方人民政府信访机构提出申请。3.信访人通过信息公开的途径申请公开信访程序中的相关信息,本质上是以政府信息公开的名义质疑信访处理程序,显然超出了设立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功能和目的。对此类申请如果适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处理,必将导致大量信访事项转化为政府信息公开争议,既浪费行政资源,也不利于矛盾纠纷及时有序解决。

  经查明,前期申请人因不服广东证监局对其反映光大证券广州林和西路(现更名为马场路)营业部违规行为的答复处理,向被申请人申请信访复查。2018年5月16日,被申请人作出《证监信复字〔2018〕166号》信访复查意见。2019年10月22日,被申请人收到申请人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被申请人信访答复《证监信复字〔2018〕166号》中提到的光大证券广州林和西路营业部自2007年8月21日至今向申请人提供涉及具体股票的投资建议均有相关研究报告作为依据的所有材料和被申请人已履行了审批程序的批准(同意)材料。2019年11月20日,被申请人作出《政府信息告知书》(证监信息公开〔2019〕287号),告知申请人,其申请公开的上述信息属于信访处理过程中的信息,该类信息的公开不适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申请人可以根据《信访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申请查阅相关信息。

  本会认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条规定,行政机关制作的政府信息,由制作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行政机关从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获取的政府信息,由保存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行政机关获取的其他行政机关的政府信息,由制作或者最初获取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法律、法规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权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七)项规定,所申请公开信息属于工商、不动产登记资料等信息,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对信息的获取有特别规定的,告知申请人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办理。根据上述规定,在法律、法规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权限作出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应当优先适用特别法的规定。《信访条例》第十二条规定,“信访人可以持行政机关出具的投诉请求受理凭证到当地人民政府的信访工作机构或者有关工作部门的接待场所查询其所提出的投诉请求的办理情况。”该条明确规定了信访人对信访事项处理过程中相关信息的查询方式。因此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获取行政机关在信访处理过程中的相关信息,应当按照作为调整信访领域相关行为的特别法《信访条例》的相关规定办理。本案中,《证监信复字〔2018〕166号》系被申请人信访部门根据申请人的申请所作的信访复查意见,该答复意见落款加盖被申请人信访部门专用章。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实际上是被申请人在进行信访处理过程中获取的相关材料,属于在信访处理程序中产生的信息。据此,被申请人告知申请人申请获取相关信访事项信息应当通过《信访条例》规定的信访查询渠道进行,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七)项的规定,并无不妥。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被申请人所作的《政府信息告知书》(证监信息公开〔2019〕287号)。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中国证监会

  2020年3月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