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行政处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6]3号)
时间:2016-10-21 来源:中国证监会网站

〔2016〕3号

 

当事人:何巍,男,19712月出生,住址:上海市长宁区

高光,男,1971年3月出生,住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局对何巍、高光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所根据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何巍提出了陈述申辩意见,但未要求听证;高光未提出陈述申辩意见,也未要求听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何巍、高光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2014年9月至2015年3月,何巍控制并操作其本人证券账户(普通账户和信用账户)、其父亲“何某山”证券账户(普通账户和信用账户)、其妹妹“何某倩”证券账户(普通账户和信用账户)共6个证券账户交易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发展,股票代码:000752)股票;高光控制其本人证券账户(信用账户)、“唐某军”证券账户(普通账户和信用账户)、“苗某”证券账户(普通账户)、“朱某玲”证券账户(普通账户)共5个证券账户,并由何巍及高光委托的其他人操作,交易西藏发展股票。上述11个证券账户在交易西藏发展股票过程中存在如下具体事实:一是何巍向高光控制的“苗某”证券账户(普通账户)提供资金,高光控制的5个证券账户均存在部分转出资金流向何巍个人银行账户的情况;二是高光、唐某军、苗某、朱某玲曾经或现在为同事关系,何巍、高光为校友和朋友关系;三是高光控制的证券账户存在由何巍及高光委托的其他人代为操作的情况;四是上述11个证券账户在交易西藏发展股票过程中,部分IP地址、MAC地址、硬盘序列号存在关联;五是存在11个证券账户交易类型趋同等其他关联关系。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八十三条第二款第(五)项“银行以外的其他法人、其他组织和自然人为投资者取得相关股份提供融资安排”、第(十二)项“投资者之间具有其他关联关系”等规定,何巍、高光为交易西藏发展股票的一致行动人。

何巍和高光作为交易西藏发展股票的一致行动人,利用11个证券账户,于2014年9月5日开始买入西藏发展股票,截至2014年10月29日,合计持有13,193,690股,持股比例为5.002%,首次达到西藏发展总股本的5%,但在持股比例达到5%时未向中国证监会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提交书面报告,也未通知上市公司,并继续交易该股;截至2014年12月18日,合计持有11,772,957股,持股比例减持至4.46%,当日再次达到总股本的5%,但未履行报告、通知和信息披露义务,并继续交易该股;截至2015年1月13日,合计持有15,056,734股,持股比例增持至5.71%,当日再次达到总股本的5%,但未履行报告、通知和信息披露义务,并继续交易该股;截至2015年2月5日,合计持有22,542,440股,持股比例达到最高值,占总股本的8.55%;截至调查日2015年3月17日,合计持有21,012,178股,占总股本的7.79%。此外,2014年9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西藏发展总股本未发生变化,股份数为263,758,491股,总股本的5%为13,187,925股。

上述事实,有银行单据、证券账户开户资料、股票交易流水、工商登记资料、相关人员的谈话笔录等证据证明。

何巍和高光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八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和第二款所述“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报送有关报告”的情形。何巍、高光属于《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规定的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

何巍在陈述申辩材料中提出:第一,其与高光并非同学,主观上无一致行动故意,客观上未书面或口头商量一致购买西藏发展股票,未同时委托他人操作双方关联证券账户。第二,承认曾接受高光委托协助操作高光融资融券账户,但其保证未利用高光及关联证券账户的资金交易或联合高光及其关联方交易西藏发展,未操作高光及关联方证券账户交易西藏发展,不知晓高光如何处置账户的资金承认与高光发生1000万元的资金借贷,但否认该借贷与交易西藏发展有关;相对于高光购买西藏发展所用资金,该笔借贷资金相差巨大,不应作为具有一致行动关系的依据。第三,根据《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记载的2014年第4季度至2015年第1季度11个关联证券账户的持股比例变动情况以及其本人控制证券账户自2014年第3季度至2014年底连续增持西藏发展的情况推断高光及关联证券账户在2014年底大量出售西藏发展,逻辑上存在2014年底高光控制账户和何巍控制账户一方持续买入另一方大量出售相互矛盾的情形,从而双方不具有一致行动关系。第四,何巍控制的证券账户因交易西藏发展股票遭受巨大亏损,但高光控制的证券账户交易西藏发展股票获利,可以证明两者非一致行动关系。鉴于上述理由,何巍在陈述申辩意见中希望我局对其不予行政处罚。

  复核,我局认为何巍提出的陈述申辩意见不足以作为推翻何巍和高光为交易西藏发展一致行动充足的相反证据第一,高光、何巍在中学“同校不同级”,有双方谈话笔录为证,认定双方为“校友关系”更为准确。因此,我局采纳何巍提出的“其与高光并非同学”的陈述申辩意见,认定为“何巍、高光为校友和朋友关系”,但这不影响何巍和高光为一致行动人的认定。第二,认定一致行动关系应以《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八十三条为依据,我局《告知书》已明确列出认定何巍和高光为交易西藏发展一致行动人的相关证据,仅以“主观上无一致行动故意,客观上未书面或口头协商一致”不足以作为推翻一致行动关系的充足证据;我局《告知书》并未提到何巍所称的“同时委托第三人操作与双方各自有关联的股票账户”,反而何巍在陈述申辩意见中承认“曾经接受高光的委托,协助操作其融资融券账户”。第三,何巍的“保证”及“不知晓”并不足以否定其与高光在交易西藏发展过程的一致行动关系;认定何巍操作过高光及关联方证券账户交易西藏发展,有其本人及相关人员的谈话笔录等证据为证;当事人提出的“1000万元的资金借贷与交易西藏发展无关”与其谈话笔录相矛盾,何巍提供的1000万元作为高光控制的证券账户交易西藏发展所用资金的一部分,符合《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八十三条第二款第(五)项“银行以外的其他法人、其他组织和自然人为投资者取得相关股份提供融资安排”的情形,应作为认定具有一致行动关系的依据。第四,我局调阅了高光控制的5个证券账户及何巍控制的6个证券账户2014年12月交易记录等材料,何巍提出的“2014年底高光控制账户和何巍控制账户存在一方持续买入另一方大量出售相互矛盾的情形从而不具有一致行动关系”的说法,没有证据支持。第五,高光控制的证券账户因交易西藏发展获利,何巍控制的证券账户因交易西藏发展遭受巨大亏损,并不是推翻两者具有一致行动关系的充足证据。综上,我局对何巍提出的“其与高光非同学关系”的陈述申辩意见予以采纳,对其他陈述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我局决定:

  一、对何巍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二、对高光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上述当事人应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将罚没款汇交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开户银行:中信银行总行营业部,账号:7111010189800000162,由该行直接上缴国库),并将注有当事人名称的付款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稽查局及山东证监局备案。当事人如果对本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监管局

                        2016年10月17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京ICP备 05035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