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处罚 ; 行政处罚决定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16年10月24日
名  称: 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王军民、魏庆文等13名责任人员)
文  号: 〔2016〕116号 主 题 词:




〔2016〕116号

 

当事人: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舜天船舶住所: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区。

王军民,男,1965年4月出生,2010年10月16日至2014年9月1日期间任舜天船舶董事长,2014年8月15日至2015年5月7日期间任舜天船舶总经理,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魏庆文,男,1968年8月出生,2010年10月16日至2014年9月1日期间任舜天船舶董事,住址: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区

洪兴华,男,1954年5月出生,2010年10月16日至2014年7月4日期间任舜天船舶董事,住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

倪炜,男,1969年5月出生,2014年7月28日至2015年8月29日期间任舜天船舶董事,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

李心合,男,1963年11月出生,2013年10月10日至2014年9月1日期间任舜天船舶独立董事,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徐光华,男,1963年4月出生,2013年10月10日至我会调查时任舜天船舶独立董事,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叶树理,男,1962年7月出生,2013年10月10日至我会调查时任舜天船舶独立董事,住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

许苏明,男,1957年11月出生,2014年9月1日至我会调查时任舜天船舶独立董事,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曹春华,男,1964年2月出生,2010年10月16日至2015年1月5日期间任舜天船舶财务负责人、副总经理,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

李玖,男1957年8月出生,2010年10月16日至2014年8月15日期间任舜天船舶总经理,2014年8月15日至2015年5月7日期间任舜天船舶副总经理,其中2010年10月16日至2014年9月1日期间兼任舜天船舶董事,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翁俊,男,1960年4月出生,2010年10月16日至我会调查时任舜天船舶副总经理,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姜志强,男,1962年10月出生,2010年10月16日起至我会调查时任舜天船舶副总经理,住址: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对舜天船舶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进行了调查,并依法向上述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违法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王军民魏庆文、洪兴华、倪炜李心合徐光华、叶树理、许苏明曹春华李玖翁俊、姜志强向我会提交了陈述和申辩意见,王军民魏庆文、洪兴华曹春华李玖翁俊、姜志强要求举行听证会李心合徐光华、叶树理、许苏明申请参加听证会。我会依法向相关当事人送达了《听证通知书》,并于2016年7月13日举行听证会,魏庆文、徐光华、叶树理、许苏明、翁俊、姜志强参加听证会,洪兴华、李心合、徐光华、叶树理、许苏明委托代理人参加听证会,李玖于听证会前表示主动放弃听证权利,王军民、曹春华未到场,也未委托代理人到场。为充分保障当事人权利,我会再次向王军民、曹春华送达了《听证通知书》,并于2016年9月1日再次举行本案听证会,王军民、曹春华仍未到场,也未委托代理人到场,视为放弃听证权利。本案现已调查、审理并复核终结。

经查明,上述当事人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舜天船舶与南通明德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德重工)合作的情况

2012年下半年起,因造船行业持续低迷银行收贷趋紧明德重工资金紧张,与舜天船舶时任董事长王军民联系,到舜天船舶商请借款。在借款的基础上2012年11月15日,舜天船舶经营班子成员召开办公会,王军民、李玖、曹春华、翁俊、姜志强等人参会,会议同意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作为共同卖方合作建造船舶

2013年1月,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作为共同卖方与外方船东签订船舶建造合同补充合同(以下简称外合同),约定共同对船东承担交船责任。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签订《船舶建造合同》和《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内合同),由明德重工负责建造船舶,舜天船舶提供建船所需资金,船舶建成后由舜天船舶向明德重工购买并出口销售给船东。

二、舜天船舶未按规定披露其与明德重工的关联交易

(一)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之间构成关联关系

基于前述合作,明德重工建船所需主要资金偿还到期贷款所需资金、人员工资等日常经营费用也由舜天船舶提供。与舜天船舶合作建船的船东预付款也经由舜天船舶转至明德重工。在此基础上,明德重工在业务、财务、人员等方面实际受舜天船舶时任董事长王军民控制2013年1月起,王军民安排冯某徐某全面监控明德重工的经营、财务及人事任免,对明德重工的财务和经营政策的制定具有决策权,通过徐某代持明德重工30%的股权。2014年9月1日,王军民转任舜天船舶总经理不再具有实际决策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2013年1月至2014年8月期间,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之间构成关联关系。

(二)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存在关联交易

舜天船舶以合作建船垫资、向明德重工提供日常经营资金、与明德重工开展贸易并为其垫资的形式向明德重工提供资金并收取利息定期签字确认应收利息额回收利息额。2013年全年、2014年18舜天船舶对明德重工提供财务资助金额分别为231,503.51万元106,395.10万元。

2013年1月至2014年8月期间,为回收其向明德重工垫付资金所产生的利息,舜天船舶通过采购、销售原材料形式与明德重工及其控制的南通市通州区综信钢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综信钢贸)进行交易。2013年全年、2014年18月舜天船舶向明德重工及综信钢贸采购原材料金额(不含税)分别为40,871.45万元、41,963.20万元,销售原材料金额(不含税)分别为73,634.81万元、54,747.18万元。

2013年1月至2014年8月期间,舜天船舶向明德重工采购船舶,其中,2013年向明德重工买船成本21,111.11万元舜天船舶全年营业成本的7.08%2014年18月向明德重工买船成本为54,316.24万元,占全年营业成本的17.62%。

经查明,舜天船舶未及时披露上述关联交易,亦未在相关年度报告中披露。

以上事实,有相关合同、相关会议纪要、相关债权债务确认协议、利息计算表及财务凭证、相关人员任职文件、相关电子邮件内容明德重工提供的股权转让协议《用章审批表》、相关公告文件、相关人员询问笔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我会认为,舜天船舶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七条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三十条及第七十一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情形对该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为王军民曹春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为李玖、翁俊姜志强魏庆文洪兴华李心合、徐光华、叶树理。

三、舜天船舶2013年和2014年年度报告中的财务数据不实

(一)舜天船舶向明德重工提供财务资助未计提应收利息导致2013年未计提应收利息9,093.40万元,虚减利润9,093.40万元;2014年未计提应收利息7,829.42万元,虚减利润7,829.42万元

舜天船舶向明德重工提供财务资助,对于该部分应收利息,舜天船舶未计提利息收入,而是通过明德重工承担原应舜天船舶承担的财务费用双方贸易业务船舶交付减少结算成本等方式回收利息。舜天船舶2013年未计提应收利息9,093.40万元,2014年未计提应收利息7,829.42万元,导致2013年虚减利润9,093.40万元、2014年虚利润7,829.42万元。

(二)舜天船舶通过由明德重工承担其财务费用的方式回收利息,导致2013年少计财务费用1,912.89万元,虚增利润1,912.89万元;2014年少计财务费用5,031.48万元,虚增利润5,031.48万元

舜天船舶通过票据贴现、国内信用证贴现和明德重工代为向舜天船舶的债权人支付利息等三种方式由明德重工承担其财务费用。其一,通过由明德重工替其票据贴现方式,舜天船舶2013年回收利息1,964.44万元,2014年回收利息2,929.03万元,导致舜天船舶2013年虚增利润1,964.44万元,2014年虚增利润2,929.03万元。其二,舜天船舶通过向明德重工开具国内信用证并由明德重工贴现后返还的方式,由明德重工承担舜天船舶融资费用,从而回收利息。通过该方式,舜天船舶2013年回收利息-107.38万元,2014年回收利息935.58万元,导致舜天船舶2013年虚减利润107.38万元,2014年虚增利润935.58万元。其三,舜天船舶通过由明德重工代为舜天船舶的债权人支付利息的方式2013年回收利息55.83万元2014年回收利息1,166.87万元,导致舜天船舶2013年虚增利润55.83万元,2014年虚增利润1,166.87万元。

(三)舜天船舶通过与明德重工及其关联企业虚构业务和正常采购原材料并加价销售给明德重工的方式回收利息,导致2013年多计收入57,529.73万元、多计成本47,110.71万元,虚增利润10,419.02万元;2014年多计收入49,363.26万元、多计成本45,651.85万元,虚增利润3,711.41万元

其一,舜天船舶通过从综信钢贸采购原材料后加价销售给明德重工或从明德重工采购原材料加价销售给综信钢贸的方式回收利息,导致2013年虚增收入54,529.18万元,虚增成本47,110.71万元,虚增利润7,418.47万元;2014年虚增收入47,885.09万元虚增成本45,651.85万元,虚增利润2,233.24万元。

其二,舜天船舶正常采购原材料加价销售给明德重工导致舜天船舶2013年、2014年分别多计收入3,000.55万元、1,478.17万元分别虚增利润3,000.55万元、1,478.17万元

(四)舜天船舶通过在采购明德重工船舶时扣减采购成本的方式回收利息,导致2013年虚减成本494.15万元,虚增利润494.15万元2014年虚减成本1,565.82万元,虚增利润1,565.82万元

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合作造船的成本是在收入的基础上进行倒轧,即收入以与船东合同上约定的价格确认,成本等于收入扣除设备费用、银行保函费手续费代理费垫税利息消化的利息,其中,“消化的利息”是指舜天船舶在与明德重工结转购船成本时在正常结转成本的基础上,以回收应计利息的名义扣减采购成本,从而提高合作项目的毛利率。该部分成本的扣减是基于述未入账利息的回收产生的,由此导致舜天船舶核算“主营业务成本”科目不实,进而导致虚增利润。其中,2013年通过该方式回收利息494.15万元;2014年通过该方式回收利息1,565.82万元,导致舜天船舶2013年少计营业成本494.15万元,虚利润494.15万元2014年少计营业成本1,565.82万元,虚利润1,565.82万元。

上述因素加总导致舜天船舶2013年年度报告虚增收入57,529.73万元,虚增成本46,616.56万元,虚增财务费用6,686.36万元,虚增利润3,732.66万元;2014年年度报告虚增收入49,363.26万元,虚增成本44,086.03万元,虚增财务费用1,232.12万元,虚增利润2,479.29万元。舜天船舶2013年虚增收入、虚增成本、虚增财务费用、虚增利润分别占当期披露数的17.6%、15.6%、86%、21.8%;2014年虚增收入、虚增成本、虚增财务费用、虚增利润分别占当期披露数的16.4%、14.3%、5%1.4%。

上事实,有相关协议、相关应收利息确认函及明细表、相关台账和确认函、相关业务审批表、相关银票和商票贴现业务消化利息清单国内证贴现业务消化利息清单相关凭证结转成本计算表及相关凭证、相关人员询问笔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我会认为,舜天船舶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和第六十六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所述情形舜天船舶2013年年度报告财务数据不实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为王军民曹春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为李玖、翁俊、姜志强魏庆文、洪兴华李心合、徐光华、叶树理舜天船舶2014年年度报告财务数据不实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为王军民、曹春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为李玖、翁俊、姜志强倪炜许苏明、徐光华、叶树理。

本案《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送达后,部分当事人提出了如下申辩意见,请求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违法事实认定方面,除本决定书认定的事实外,《告知书》还拟认定,2013年1月,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签订内合同,约定共同作为卖方与买方签订建造合同,随即双方共同6艘木片船业务与国外买方签订了外合同,并于2013年6月发布重大合同公告。后续合作过程中,其中两艘船舶延迟交付,根据约定,这两艘船舶应分别于2014年1月31日5月31日交付,但实际交付日期延至2014年9月2日、2015年1月5日。两艘船舶所涉金额舜天船舶2013年营业收入的13.57%。《告知书》拟认定舜天船舶未及时披露相关合同履行进展情况,构成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对此,部分当事人辩称,行业交船延误属常见现象按照行业惯例,只要未超过6个月的宽限期,通常认为是正常交船,不构成迟延履行。而涉案船舶均在宽限期内交船,且船东并未弃船,逾期交船并不构成违约,风险处于可控范围,且舜天船舶在此前的重大合同公告中提示了合同履行的风险,不应被认定为信息披露违法对此,姜志强还向我会提交了相关补充说明及其中一艘船的完工证明。

针对涉案违法事实,曹春华认为我会认定事实不够准确,但未予以具体说明,亦未提出证据进行证明。

责任人员认定及处罚方面,当事人提出了如下申辩意见:第一,除王军民和曹春华之外的当事人均主张既未参与也未获悉涉案违法行为,且涉案违法行为手段隐蔽,虽积极履职但难以发现。第二,部分当事人提出,不具备相关专业背景,审议同意涉案年度报告时主要基于信赖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和人员出具的报告,而相关报告均未提示涉案问题。第三,李玖、翁俊和姜志强等人还提出,涉案业务并非其分管范畴,且其并不知情。第四,涉案独立董事还提出,深圳证券交易所在进行处分时,并未处分独立董事,可见独立董事并不应被认定为涉案行为的责任人员。第五,倪炜和许苏明提出,虽然参与审议同意了部分涉案年度报告,但由于任职时间短,且涉案业务主要发生于其任职前,其不应被认定为责任人员。第六,魏庆文还提出,其并未参与审议2014年年度报告,且其曾建议所供职的国信集团财务部对舜天船舶的资金使用情况进行专项监督检查,并带队进行了检查,检查发现舜天船舶通过贸易业务回收利息后,其已督促整改。第七,曹春华提出,其虽参与实施了部分违法行为,但并非具体布置和组织实施者。

此外,部分当事人还提出,参与审议同意2014年年度报告的董事长王某华和董事王某清未受处罚,因此也不应对其他涉案人员予以处罚。

针对关于违法事实的申辩意见,经复核,我会意见如下:

针对当事人关于行业惯例中存在宽限期、晚于约定时点交付不构成迟延履行的申辩,我会发现,虽然相关船舶未于合同约定时点交付,但相关各方共同签字确认的交船文件均认可相关船舶已按约定条件交付,且外方船东并未追究卖方迟延履行的责任。据此,我会对相关申辩意见予以采纳,不再认定相关行为构成未及时披露重大合同履行进展。

针对曹春华关于我会认定事实不准确的意见,由于没有证据支持,经复核,我会对该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针对责任人员认定及处罚的申辩意见,经复核,我会意见如下:

第一,针对部分当事人提出的未参与也未获悉涉案行为,已积极履职但难以发现的申辩意见,我会认为,首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及时、有效,有赖于全体董事和有关高级管理人员勤勉尽责,实施必要的、有效的监督。虽然在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案中,“参与”或者“知悉”涉案违法事项尤其是侵害上市公司利益事项的责任人是我会行政执法打击的重点,但是,那些虽未“参与”、不“知悉”相关事项但未尽监督义务、未勤勉尽责的责任人也难辞其咎。综合审查本案违法行为涉及的具体情况和当事人提交的申辩材料,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相关当事人曾经对涉案信息披露事项实施了必要的、有效的监督。其次,部分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在申辩时称,2014年12月底,“舜天船舶遭船东弃船”“明德重工倒了”等信息已见诸报端,其关于已积极履职但并不知情的主张不足采信。

第二,针对部分当事人不具备相关专业背景,信赖其他专业机构和人员的意见的申辩意见,我会认为,上市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对公司事务的内部控制,与外部监督审计一样,均是上市公司合法运作、公开透明的基本保障,二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但是不能相互取代。虽然上市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可以参考其他机构和人员的意见进行判断,但在信息披露违法情形发生时,其他主体是否发现、是否指出或者是否存在过错,均不能成为上市公司及其有关人员的免责理由

第三,针对李玖、翁俊、姜志强等人关于未分管涉案业务或信息披露事务,且对涉案行为不知情的申辩意见,我会认为,现有证据足以证明其参与并知悉相关情况。2012年11月15日,舜天船舶经营班子办公会议同意舜天船舶承接明德重工在建6艘木片船和2艘海工船业务,双方作为共同卖方合作建造上述船舶。会议还议定,舜天船舶在资金和人力方面大力支持明德重工,并对明德重工实施有效监控。2013年11月12日,舜天船舶经营班子办公会会议定,统一调配人力、财力,派人参与明德船厂的管理,以进一步加强对明德重工的监控和管理,以保证舜天船舶意见的贯彻落实。李玖、翁俊、姜志强均参与了相关会议,表示同意会议议定内容,并在会议纪要上签字。

第四,针对独立董事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未处分独立董事,因此其不应被认定为本案责任人员的申辩,经核实,我会发现,相关处分的事由与本案违法事实并不相同,且交易所自律监管与我会行政执法追究的是性质不同且相互独立的责任,当事人是否被交易所处分不影响我会依法追究其行政责任。

第五,针对倪炜和许苏明关于任职时间短且涉案业务主要发生于其任职前,其不应被认定为责任人员的申辩意见,我会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曾对涉案事项实施了必要的、有效的监督,认定该二人为舜天船舶未及时披露重大合同进展及2014年年度报告财务数据不实的责任人员并无不当。同时,我会已经充分考虑相关因素,对该二人给予的处罚适当,我会决定不再减轻。

第六,针对魏庆文的申辩意见,经查,我会不再认定其为舜天船舶2014年年度报告财务数据不实的责任人员,考虑到魏庆文有条件了解和揭露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的关联交易以及舜天船舶在回收利息财务处理中存在的问题,但并未充分发现和揭露,我会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曾对涉案事项实施了必要的、有效的监督,且我会已经充分考虑相关因素,对其给予的处罚适当,我会决定不再减轻。

第七,针对曹春华的申辩意见,我会认为,曹春华作为时任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并负责具体实施涉案业务,是对涉案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之一,依法应当承担责任,且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具备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

针对王某华和王某清未受处罚,同理也不应处罚其他涉案人员的申辩意见,经核实,我会发现,该二人于2014年9月1日分别赴任舜天船舶董事长和董事,确曾参与审议同意2014年年报,属于2014年年报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及财务数据不实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但该二人及时我会报告了舜天船舶信息披露违法事实,并致力于纠正违法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和本会《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行政责任认定规则》第二十一条第(三)项的规定,我会决定对该二人不予处罚。因此,该二人未受处罚不能成为对其他人免予处罚的理由,我会对相关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我会决定:

一、责令舜天船舶改正,给予警告,处以60万元罚款

二、对王军民曹春华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三、对李玖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四、对魏庆文、洪兴华翁俊、姜志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五、对倪炜李心合徐光华、叶树理、许苏明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上述当事人应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将罚款汇交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开户银行:中信银行总行营业部,账号:7111010189800000162,由该行直接上缴国库),并将注有当事人名称的付款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稽查局备案。当事人如果对本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监会      

2016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