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市场禁入 ; 市场禁入决定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1年05月18日
名  称: 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陈建铭、谢晶)
文  号: 〔2021〕12号 主 题 词:




 

〔2021〕12

 

当事人:陈建铭,男,1956年4月出生,时为中昌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昌数据)实际控制人、中昌数据控股股东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盛宏业)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住址:上海市黄浦区。

谢晶,男,1977年2月出生,时任中昌数据总经理,住址:上海市闵行区。

依据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对陈建铭、谢晶、胡某操纵“中昌数据”股票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应当事人陈建铭、谢晶的要求,我会于2021年4月6日举行了听证会,听取了陈建铭、谢晶及其代理人的陈述和申辩。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陈建铭、谢晶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陈建铭等人控制使用101个证券账户

根据询问笔录、资金往来记录、证券账户交易终端硬件信息等证据,2018年2月9日至2019年1月16日,陈建铭、谢晶、胡某控制使用“蔡某波”等101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中昌数据”。

二、陈建铭等人操纵“中昌数据”的情况

2018年2月9日至2019年1月16日,陈建铭因为资金紧张和三盛宏业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中昌数据”的质押风险,安排谢晶和胡某寻找、提供证券账户和配资资金并交易“中昌数据”,以维护“中昌数据”股价稳定。期间陈建铭控制的企业提供保证金、利息,胡某与谢晶对接追加保证金等事宜。

2018年2月9日至2019年1月16日期间共计226个交易日,账户组均参与“中昌数据”交易,合计买入1.8亿股,买入金额28.6亿元,卖出1.8亿股,卖出金额28.8亿元。账户组在涉案期间有52个交易日的竞价成交占比超过当期市场成交量的30%有98个交易日的申买数量占市场申买量比例超20%;有32个交易日的申卖量占市场申卖量比例超20%有162个交易日持有“中昌数据”达到总股本5%以上。

2018年2月9日至2019年1月16日期间,账户组通过拉抬、对倒等手段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有34个交易日盘中股价涨幅超过2%,买入成交占比超过20%;有83个交易日存在账户组内证券账户之间交易“中昌数据”,对倒比例大于10%的有35个交易日,大于20%的有19个交易日。

2018年2月9日账户组开始建仓,持有22.2万股。2018年12月10日持有4,619.3股。上述期间,账户组期末持股量为期初持股量的208倍,股价累计上涨5.15%。

2018年12月11日至2019年1月9日,账户组集中拉抬“中昌数据”股价。2018年12月11日“中昌数据”收盘价13.88元,较前一日上涨6.20%。2019年1月9日“中昌数据”收盘价达到峰值20.90元,账户组持股也达到峰值5,630.5万股。上述期间,账户组期末持股量较期初增加21.89%,股价累计上涨59.91%。

2019年1月10日至2019年1月16日,账户组大量减持,账户组持股量减少约100%,股价累计下跌35.89%。

综上,2018年2月9日至2019年1月16日期间,陈建铭等人控制使用账户组,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集中交易“中昌数据”,同时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影响“中昌数据”交易价格,共计获利11,472,258.06元。

上述违法事实,有询问笔录、证券账户资料、银行账户资料、情况说明、交易所数据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我会认为,陈建铭、谢晶的上述行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之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情形。

当事人陈建铭及其代理人提出如下申辩意见:第一,陈建铭只希望股价稳定在预期之上,没有操纵牟利的动机和企图,不存在操纵故意。第二,行为主体系三盛宏业,而非陈建铭。第三,账户组由胡某控制,交易决策由胡某做出。第四,违法所得计算错误,量罚过重。综上,请求不予市场禁入。

当事人谢晶及其代理人提出如下申辩意见:第一,没有证据证明陈建铭因个人资金紧张而从事操纵行为。第二,谢晶仅作为传话者角色转达了相关信息,未寻找账户和资金,未控制使用账户交易,未专门负责与胡某对接追加保证金等事宜,对其后胡某控制使用账户交易及三盛宏业提供保证金的具体情况也并不知情。第三,案涉行为为单位行为,而非个人行为。第四,处罚过严。综上,请求免于市场禁入。

经复核,我会认为:

第一,在案证据和当事人申辩意见可以证明,陈建铭等人确有将股价稳定在一定预期之上、从而规避质押风险的意图并通过安排配资交易的方式实现上述目的,陈建铭、谢晶知悉胡某拟拉抬股价的情况,当事人所称不存在操纵故意、操纵行为由胡某独立实施说法不能成立。同时,谢晶提供的情况说明及有关人员的询问笔录等在案证据可以证明谢晶从事了借用账户和资金等具体行为,当事人所称其并非主动等辩解,不影响其实质性地参与了违法行为之事实的成立。基于以上,对当事人关于违法事实认定的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第二,相关证据及当事人申辩意见表明,“稳定股价”系陈建铭起意并最终受益,且陈建铭对于三盛宏业内部资金划转是明知的,操纵行为主要系个人意志体现。三盛宏业内部虽有资金划转的审批决策,但并无证据证明其形成了操纵市场的单位意志。由此,应认定本案操纵为个人行为,而非单位行为。

第三,违法所得是指涉案账户组因操纵行为的所得而非操纵行为人的最终收益,本案违法所得认定并无不当。

当事人陈建铭和谢晶行为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损害投资者利益,违法行为情节严重,依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证监会令第115号)第五条的规定,我会决定:对陈建铭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谢晶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当事人如果对本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监会

                 2021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