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处罚 ; 行政处罚决定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12月29日
名  称: 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张庆华、梁焯森)
文  号: 〔2020〕112号 主 题 词:




 

2020112

 

当事人:张庆华,男,1974年8月出生,湖南方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方盛制药董事长、总经理:湖南省株洲县

梁焯森,男,1962年8月出生,方盛制药原始股东,住所:广东省中山市石岐区。

依据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对张庆华、梁焯森内幕交易方盛制药股票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未提出陈述、申辩意见,也未要求听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张庆华、梁焯森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内幕信息的形成与公开过程

2017年下半年,海口奇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力制药)打算整体出售,其顾问刘茂告知张庆华该项目情况。在刘茂的协调下,张庆华与韩东进行商谈,双方达成初步合意,但需要明确奇力制药净利润数据。

2017年12月13日,刘某茂告知了刘合奇力制药的净利润数据,当日刘合向张庆华汇报了奇力制药的相关情况,张庆华决定继续推动奇力制药收购事项

2017年12月中旬,在同方盛制药会商时,韩东知悉方盛制药有意收购奇力制药。

2017年12月底,张庆华要求方盛制药派人参与奇力制药的尽职调查,准备收购谈判工作。

2018年1月5日,刘合通知会计师事务所对奇力制药尽职调查。

2018年1月6日16日,方盛制药和会计事务所共同派人前往奇力制药开展尽职调查。

2018年1月初,奇力制药告知方盛制药,可能与海南海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海药)签署股权转让暨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协议。

2018年1月中旬,刘合接到奇力制药口头通知,确认奇力制药与海南海药签署的框架协议为非排他性,双方可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宜。

2018年1月14日,张庆华、肖卿、刘合三人前往奇力制药参与报价,确定按照奇力制药扣非后净利润16倍报价。

2018年1月22日,海南海药公告重组标的为奇力制药。

2018年1月29日-31日,方盛制药与奇力制药分别召开会议,商议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2018年2月3日,奇力制药告知方盛制药能够正式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2018年2月4日,张庆华与肖卿紧急沟通启动重大资产并购程序,并商议停牌事宜。

2018年2月5日,方盛制药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正在筹划的重大事项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于2018年2月5日开市起临时停牌,自2018年2月6日起继续停牌。

2018年3月2日,方盛制药公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暨继续停牌公告,公告此次重组标的资产为奇力制药。

综上,方盛制药拟收购奇力制药事项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所述“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系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规定之内幕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7年12月13日至2018年2月4日。张庆华为内幕信息知情人。

二、张庆华、梁焯森共同内幕交易方盛制药股票

(一)涉案账户开立、资金往来、实际控制人情况

2017年1月12日,梁焯森在广发证券中山中兴道营业部开立证券账户(以下简称涉案账户)

涉案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方盛制药的资金部分来自于湖南珂信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珂信)的还款。2017年1月23日,涉案账户通过银证转账转入资金4,000万元,为梁焯森方盛制药原始股的质押贷款。2017年初,张庆华投资湖南珂信2017年2月7日,梁焯森湖南珂信银行账户转账500万,备注为往来款。2018年1月9日,湖南珂信梁焯森的银行账户转账500万元,备注为还往来款。该笔资金被转入涉案账户。

涉案账户开户申请表预留电话下单手机号码为同一手机号码。梁焯森称:涉案账户“是我自己交易的”,同时又称未使用前述手机号码。张庆华和刘某的笔录显示,张庆华借用涉案账户炒股记录刘某负责传递消息,梁焯森负责执行。刘某持有涉案账户及相关银行的账号和密码信息。

(二)梁焯森与张庆华联络接触情况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梁焯森与张庆华手机联系记录有两次,分别为2017年12月18日的短信联系2018年1月17日的电话联系。此外刘某负责在张庆华和梁焯森之间传递消息。

(三)涉案账户交易方盛制药异常情况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2017年12月28日2018年1月24日,涉案账户买入1,390,023股方盛制药股票,合计成交金额15,957,677.10,交易亏损2,992,273.20元。

交易行为与平时交易习惯明显不同。2017年1月12日涉案账户开立至当年12月12日,涉案账户同时交易多只股票,而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涉案账户净卖出其他股票,单一买入方盛制药,交易量明显放大。

交易时点与内幕信息敏感期、与梁焯森和张庆华联络时点高度吻合。2017年12月18日,梁焯森和张庆华短信联系。2017年12月28日,涉案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首次交易。2018年1月24日,刘某发微信给张庆华“剩下20,11.27进了”,张庆华回复“好。”这与涉案账户当日早盘的最后一笔交易记录相吻合这也是涉案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的最后一笔交易。刘某在手机上存有梁焯森银行账户密码信息、涉案账户密码及交易记录信息,并向张庆华报告。

当事人对上述交易行为无合理说明。梁焯森称“我不知道张庆华为什么把钱打给我,反正有钱我就买方盛制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湖南珂信把钱打给我”,该交易原因辩称不符合常识,缺乏说服力。

上述违法事实有开户材料、资金流水、询问笔录、通讯记录、手机信息、微信聊天记录、交易记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我会认为,张庆华、梁焯森的上述行为违反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证券的发行、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的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公开前,买卖该证券”的行为

张庆华和梁焯森共同控制和使用涉案账户,是涉案账户内幕交共同的直接责任人员。

调查期间张庆华竞争性谈判期间不存在任何确定性因素,该时间不属于敏感期。我会认为,内幕信息所涉事项的不确定性,并不影响内幕信息的确定性。内幕信息形成时点的认定,并不必然要求信息已达至基本确定的程度,影响内幕信息形成的动议、筹划本身有可能对公司证券的市场价格产生重大影响即可。内幕信息的明确性不同于信息的最终确定性,判断的重要因素在于对理性投资者的决策而言是否明确在本案中,尽管张庆华知悉存在海南海药的竞争性谈判,但筹划本身即构成概括确定,可能对方盛制药证券价格产生重大影响综上,我会对张庆华的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我会决定:

一、对张庆华处以30罚款;

二、对梁焯森处以30罚款

上述当事人应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将罚款汇交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开户银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7111010189800000162,由该行直接上缴国库,并将注有当事人名称的付款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委员会办公室备案。当事人如果对本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监会

                 202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