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市场禁入 ; 市场禁入决定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07月13日
名  称: 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刘祥华)
文  号: 〔2020〕10号 主 题 词:




 

202010

 

 

当事人:刘祥华,男,19635月出生,时任千山药机董事长、总经理、公司第一大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住址:湖南省祁阳县浯溪镇

刘华山,男,19681月出生,时任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系刘祥华胞弟,2002年至20127月任千山药机财务部长、财务总监,住址: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逸云路6

依据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对千山药机信息披露违法违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市场禁入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应当事人刘祥华、刘华山的要求,我会于202018日举行了听证会,听取了上述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的陈述和申辩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千山药机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2015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一)违规确认与浏阳市华冠出口花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冠花炮,2018319日更名为浏阳市华冠出口花炮集团有限公司的设备销售收入

2014129,千山药机与华冠花炮签订了烟花生产线合同,销售数量10条,销售金额10,500万元。千山药机2015年年报及相关账务记录显示:2015年,完成10条烟花生产线的生产交付和调试安装,收到销售回款7,883.10确认了销售收入8,974.36元、利润5,769.37元。

经查,华冠花炮2015年至我会现场调查截止时未取得安全监管部门核准的生产许可证,也未完成相关烟花生产线的安装和厂房建设截至20171231日,千山药机实际仅向华冠花炮交付1条烟花生产线,作为华冠花炮试验和展示使用。立案查后,公司才于201826日至10日向华冠花炮交付剩下的生产线。被调查时,上述生产线未拆除包装予以安装、未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无法确认其实际交付的真实数量。华冠花炮2014年至2016没有向千山药机转入任何资金。

千山药机2015年确认烟花生产线的销售收入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4-收入》(财会〔20063号)以及公司对外披露的收入确认会计政策。上述行为导致公司2015年虚增收入8,974.36虚增利润5,769.37元。

(二)虚构客户销售回款、虚减坏账准备、虚增利润

经查,2015年,千山药机虚构九江清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江西康胜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广西裕源药业有限公司、淮安润德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山东康和医药包装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6家客户的销售回款。千山药机账目及相关网上银行电子回单等原始凭证显示,上述6家客户向千山药机的工商银行1901XXXX1166账户等银行账户转入销售回款,但银行对账单显示大量的回款没有相应的资金流水记录。

2015千山药机通过虚构销售回款,虚减应收账款13,246.90元。根据公司会计政策及相关应收账款账龄测算,公司当年少计提2015年坏账准备2,181.16元,虚增利润2,181.16

二、2016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一)未如实对解除与太平洋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证券)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进行会计处理,虚减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虚增利润

经查,20131128日,千山药机与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民族证券)签订《应收账款受益权转让合同》,约定转让16,574.17元的应收账款,无回购条款。201511月末,千山药机应收账款保理方由民族证券变更为太平洋证券,千山药机与太平洋证券签订新的《应收账款受益权转让合同》。2015121日,千山药机华夏银行长沙分行1345XXXX3894账户收到太平洋证券支付的应收账款保理资金16,574.17元,同日千山药机将收到的16,574.17元资金支付给民族证券。2014年至2016年期间,上述被保理应收账款的债务人陆续向千山药机支付了4,918.07元。截至2016年底,相关未收回的被保理应收账款余额为11,656.10元。201611月,千山药机与太平洋证券解除应收账款保理协议。20161130日,千山药机自华夏银行长沙分行1345XXXX9535账户向太平洋证券华夏银行长沙分行1345XXXX8292账户支付16,577.40元。但是,千山药机会计账上未记录减少银行存款16,577.40元,未记录应增加的应收账款11,656.10元,并且未对上述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而是将支付给太平洋证券的资金作为千山药机华夏银行长沙分行1345XXXX9535账户与千山药机中国工商银行1901XXXX1166账户彼此间银行转款进行处理。千山药机在立案调查后,2017年年度报告审计中对上述问题进行了会计差错调整,调增了应收账款,并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千山药机未如实对解除与太平洋证券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进行会计处理,导致2016年度虚减应收账款11,656.10元,虚减应收账款坏账准备11,656.10元,虚增利润11,656.10

违规确认与华冠花炮的烟花生产线销售收入虚增销售收入、虚增利润

201639日和88,千山药机再次华冠花炮签订两份了烟花生产线合同,销售数量分别为205合同金额分别为21,000万元5,250万元。千山药机2016年年报及相关账务记录显示2016年,完成25条烟花生产线的生产交付和调试安装,并确认了销售收入22,435.90元、利润13,733.16元,收到销售回款5,160.15元(其中银行承兑汇票2,796.05元)。

经查,千山药机直至立案调查后才向华冠花炮交付烟花生产线,调查时实际未完成烟花生产线的安装调试。销售过程中,华冠花炮没有安全监管部门核准的生产许可证,千山药机也没有向华冠花炮开具烟花生产线的销售发票。千山药机虚构了上述烟花生产线的销售回款2014年至2016年华冠花炮未向千山药机转入资金2017年向千山药机转入的6,500元,实为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沣财务咨询有限公司向千山药机提供的借款。

千山药机确认的华冠花炮烟花生产线销售收入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4-收入》(财会〔20063号)以及公司对外披露的收入确认会计政策。上述行为导致公司2016年虚增收入22,435.90元,虚增利润13,733.16元。

(三)虚增在建工程

20168月,千山药机子公司湖南千山慢病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山慢病)与长沙春华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华建筑)签订慢病精准管理与服务平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金额为1.8亿元。千山药机2016年年报及相关账务记录显示,千山药机2016年代千山慢病支付给春华建筑工程款9,166.23万元,其中以银行存款代付工程款5,861.29元、以银行承兑汇票背书方式代付工程款3,304.95元。

经查明,2016年,千山药机将实际支付给刘祥华、刘华山所控制的陈某华账户2,834.85万元、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账户3,000万元及虚列的银行存款支出26.44元,合计5,861.29元记入在建工程;将自华冠花炮获得的银行承兑汇票2,130.96元、自广东南国药业有限公司获取的银行承兑汇票1,173.99万元,合计3,304.95元虚列背书支付给春华建筑,并记入在建工程。千山药机2016年年度报告以上述方式虚增在建工程9,166.23万元。

(四)虚减坏账准备、虚增利润

经查,2015千山药机虚构了九江清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江西康胜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广西裕源药业有限公司、淮安润德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山东康和医药包装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6家客户的销售回款,虚减了应收账款13,246.90。按照公司应收账款会计政策及相关应收账款账龄测算千山药机2016少计提坏账准备2,327.18万元,虚增利润2,327.18万元。

三、2017年未按规定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履行临时报告义务

刘祥华担任千山药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之一,截至20171230日,持有公司股票5,358.35股,持股比例达14.83%。刘华山系千山药机董事长刘祥华的胞弟,2002年至20127月任公司财务部长、财务总监,2017年至今在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刘祥华、刘华山为千山药机关联自然人。经查,刘祥华、刘华山主要控制了刘祥华、刘华山4个银行账户)、陈华(2个银行账户)个人账户,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天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湖南新五洲医药包装有限责任公司(2个银行账户)、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奥林斯特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江苏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账户与千山药机之间进行资金划转、调拨,上述公司构成千山药机关联法人。

刘祥华、刘华山主要通过3种方式占用千山药机资金:一是直接将千山药机及其子公司的资金转移至其实际控制的个人或单位账户;二是将千山药机通过民间借贷所融得的资金直接从出借方账户转至其实际控制的个人或单位账户;三是通过支付工程款货款等名义将千山药机的资金转至其实际控制的个人或单位账户经查,2017千山药机转入刘祥华、刘华山实际控制账户资金额193,954.06元,刘祥华、刘华山实际控制账户转回千山药机资金额80,248.5320171231刘祥华、刘华山控制本人及陈华、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湖南新五洲医药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等银行账户实际违法占用千山药机资金101,208.12。上述关联方资金往来中,千山药机与刘祥华、刘华山等关联自然人发生的交易金额均在30万元以上,与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湖南新五洲医药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关联法人发生的交易金额106笔在100万元以上,且占千山药机2016年年报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0.5%以上,千山药机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10.2.310.2.4有关规定及时合规履行关联交易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1869,千山药机发布2017年年度报告时才披露。

千山药机董事长、总经理刘祥华伙同其胞弟刘华山操控公司资金往来,领导、决策和组织实施千山药机信息披露违法事项刘祥华、刘华山是千山药机上述年度报告虚假记载的直接负责主管人员,且应承担主要责任。同时,刘祥华刘华山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领导、决策组织实施千山药机违规发生金额巨大的关联方资金占用,涉案金额巨大,违法情节严重,也是千山药机临时报告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以上事实,有相关工商资料、上市公司公告、上市公司提供的相关材料、相关人员询问笔录、电子数据等相关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我会认为,千山药机及相关当事人的上述行为违反2005《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构成2005《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情形。

在听证及陈述申辩过程中,千山药机刘祥华刘华山及其代理人提出如下申辩意见:

千山药机认为公司的收入确认符合会计准则,一是设备销售业务具有真实的商业实质,签订的合同真实、合法、有效,履约过程真实有效;二是收入确认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4——收入》(财会〔201722号,201811日施行,以下简称新准则)的规定,即企业与客户之间的合同同时满足了新准则第五条的五项条件,企业在客户取得相关商品控制权时确认收入;三是千山药机积极配合调查请求依法确认与华冠花炮的收入合法有效,依法减轻对其行政处罚

刘祥华认为,一是不知悉公司涉嫌伪造银行回单、承兑汇票;二是千山药机的收入确认符合会计准则,并未决策、组织实施虚增收入及利润等造假事项;三是具有配合调查、积极整改等从轻情节,请求从轻或减轻处罚,降低市场禁入的期限

刘华山认为,一是公司收入确认符合会计准则,并未决策、组织实施虚增收入及利润等造假事项;二是具有配合调查、积极整改等从轻情节,请求从轻或减轻处罚,降低市场禁入的期限

经复核,我会认为一,不采纳当事人违规确认华冠花炮收入的申辩意见主要理由:一是千山药机违法事实发生在2015年至2016年,收入确认应当适用并依据2007年施行《企业会计准则第14——收入》财会〔20063以下简称旧准则)确认收入;二是千山药机烟花机购买方华冠花炮2015年至我会现场调查截止时厂房建设一直未完成,也未取得安全监管部门核准的生产许可证;三是华冠花炮2015年至现场调查截止时未收到千山药机开具的发票,也未按照相关合同的约定付款方式支付任何款项;四是除1条生产线20069月交付作为试验和展示使用外,立案调查后公司才实际交付剩余的生产线,未拆除包装予以安装并调试至可使用状态故无法确认其实际交付数量;五是尽管双方通过《补充协议》约定商品的所有权及风险转移至购买方,但在案证据显示购买方华冠花炮不具备交易支付能力且千山药机在20182月前对该商品处于实际控制状态,故公司2015年、2016年年报确认并披露的华冠花炮相关收入不仅不符合旧准则关于相关的经济利益很可能流入企业的确认条件,也不符合新准则关于企业因向客户转让商品而有权取得的对价很可能收回的确认条件。综上,根据在案事实及相关证据,应当认定2015年及2016年披露年报时千山药机销售烟花机所有权上主要风险和报酬没有转移,相关的经济利益很可能无法流入企业,收入确认违规。第二,不采纳刘祥华的申辩意见。刘祥华作为公司时任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之一,明知并放任其胞弟刘华山超出其职权范围直接参与公司的资金管理、划拨,实际履行公司财务总监部分职责,凌驾公司内部控制之上,对千山药机发生金额巨大的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利润造假等负有领导责任,情节严重。第三,不采纳刘华山的申辩意见。刘华山2002年至20127月曾任公司财务部长、财务总监,20127月至今担任湖南乐福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其卸任财务总监后实际履行公司财务总监部分职责,直接参与千山药机的资金管理、划拨工作,导致千山药机发生金额巨大的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利润造假等违法行为,情节严重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证监会令第115第三条第(一)项、第(七)项及第五条第(七)项的规定,我会决定:对刘祥华、刘华山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自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当事人如果对本市场禁入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监会  

            202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