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2020-00231 分类: 市场禁入 ; 市场禁入决定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02月02日
名  称: 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林军、唐映、何忠华)
文  号: 〔2019〕25号 主 题 词:




201925

 

当事人:林军,男,19678月出生,广西明利创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利股份)实际控制人,广西明利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利集团)董事长,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江南区壮锦大道

唐映,女,197610月出生,时任明利股份董事长,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江南区壮锦大道

何忠华,男,19759月出生,时任明利股份董事,明利集团副总裁,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江南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对明利股份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市场禁入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应当事人林军、唐映、何忠华的要求,我会于2019325日举行了听证会,听取了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明利股份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明利股份《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和《2015年第二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存在虚假记载

明利集团广西天勋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勋物流)、广西防城港恒鑫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鑫化工)广西桂东磷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桂东磷业)广西工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创信息)南宁市强顺农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顺农资)、防城港申达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防城港申达通)等六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明利集团与恒鑫化工、桂东磷业、天勋物流、工创信息、强顺农资、防城港申达通等六家公司之间的控制关系具体表现如下:第一,恒鑫化工等六家公司均是为了明利集团及下属公司的业务发展需要而设立,或直接从明利集团分立;第二,恒鑫化工等六家公司的股东均为自然人股东,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均由明利集团副总裁何忠华安排和指定明利集团关联公司员工担任,注册资金来源于明利集团自有资金或何忠华借贷所得资金;第三,恒鑫化工等六家公司由明利集团董事长林军负责经营管理,由何忠华等明利集团现员工、原员工负责日常管理,明利集团直接决策恒鑫化工等六家公司的财务与经营事项及其他重大事项;第四,明利集团财务部直接处理恒鑫化工等六家公司的会计和出纳工作,并直接保管其银行支票和会计账册。

综上,综合考虑设立目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的决定权、注册资金来源、财务与经营事项的决策权、会计和出纳工作的管理权等因素,明利集团与恒鑫化工等六家公司之间存在《企业会计准则第36-关联方披露》第三条第二款所述的控制关系。

明利集团为明利股份的控股股东,明利集团同时控制恒鑫化工等六家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四项和《企业会计准则第36-关联方披露》第三条规定,明利股份与恒鑫化工等六家公司存在关联关系,构成关联方。

20154月,明利股份进行了2015年第一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并公告《广西明利仓储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该公告称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对象包括恒鑫化工和桂东磷业,并披“公司新增股东与公司无关联关系”。《广西明利仓储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存在虚假记载。

20156月,明利股份进行了2015年第二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并公告《广西明利仓储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第二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该公告称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对象包括工创信息、天勋物流、强顺农资,并披“本次发行新增投资者之间,新增投资者与公司及主要股东之间无关联关系”。《广西明利仓储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第二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存在虚假记载。

明利股份应当按照《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96号)(以下简称《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披露发行情况报告书。明利股份在《广西明利仓储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和《广西明利仓储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第二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中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的行为,违反《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的违法行为。

二、明利股份《2015年半年度报告》和《2015年年度报告》中未披露关联交易,存在重大遗漏

2015327明利股份明利集团转款2.993亿元

201563明利股份防城港申达通转款8.462亿元。

明利集团和明利股份之间、防城港申达通和明利股份之间构成关联方,上述资金交易属于《企业会计准则第36-关联方披露》第七条、第八条第五项规定的关联方交易。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36-关联方披露》第二条、第八条、第十条和第十一条,明利股份应当在财务报表及其附注中披露上述关联交易,包括该关联方关系的性质、交易类型及交易要素,明利股份在《2015年半年度报告》和《2015年年度报告》均未披露上述关联方及关联交易,该行为违反《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监督管理办法》第六十条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披露的信息有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三、明利股份年报披露的实际控制人林军的持股比例存在虚假记载,且《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未披露股份代持情况,2015年年报披露的股份代持情况存在虚假记载

20154月至201612月,林军实际控制使用明利集团、鑫化工、桂东磷业、天勋物流、工创信息、强顺农资、钦州市申达通实业有限公司、中科沃土新三板优选1号资产管理计划、华茂资本华通1号证券投资基金、西域稳健新三板2号证券投资基金、国海明利股份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卢某坚32个证券账(以下简称账户组)持有明利股份股票。

201548日至410日,明利股份时任董事卢某坚、姜某、时任董事会秘书蒙某铭以及李某玲、张某、彭某、刘某琳、杨某滢、何某忠等9分别与桂东磷业签订《广西明利仓储股票代持协议》,约定上述9人委托桂东磷业以每股4元的价格购买并持有明利股份股票,在桂东磷业代持股票满6个月至24个月期间内,上述9人有权要求桂东磷业以不低于实际投资额加年化12%的收益计算的价格收购该明利股份股票,明利集团为桂东磷业履行合同义务提供担保。李某明、陈某喜、王某祥分别与林军签订《明利仓储股票投资补充协议》,该协议中提及上述3人在与桂东磷业签订的股票转让合同中约定以每股4元的价格认购明利股份股票,在桂东磷业代持股票满6个月至24个月期间内,李某明、陈某喜、王某祥有权要求林军以不低于实际投资额加年化12%的收益计算的价格收购该股票。

上述账户组持有的明利股份股票应合并计算为林军的持股数量和持股比例。明利股份在《2015年半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和《2016年半年度报告》披露的实际控制人林军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3.17%33.40%28.96%,上述定期报告所披露的林军持股比例并未包含账户组持有的明利股份股票,明利股份在《2015年半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和《2016年半年度报告》披露的实际控制人林军持股比例存在虚假记载。

明利股份在2015422公告的《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中未披露桂东磷业存在上述股票代持情况,该行为违反《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监督管理办法》第三条、第六十条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披露的信息有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明利股份《2015年半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均披露桂东磷业为当期普通股前十名股东之一,披露的股份代持情况均“无”,明利股份《2015年半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披露的股份代持情况存在虚假记载。明利股份在《2015年半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的行为,违反《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监督管理办法》第六十条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的违法行为。

唐映作为时任董事长,何忠华作为时任董事,在涉案定期报告、临时报告上签字确认,上述人员未勤勉尽责,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林军作为明利股份实际控制人,知悉明利股份存在关联交易行为,隐瞒、不告知应当披露的信息,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指使明利股份从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情形。

林军、唐映、何忠华等当事人及其代理人提出如下陈述、申辩意见:

第一,本案的相关行为是林军操纵明利股份案的手段行为,两案存在牵连关系,故本案应被林军操纵明利股份案吸收,不应在认定林军操纵明利股份构成违法后再对本案涉案人员作出处罚。

第二,林军并未在明利股份担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职务,不应将其认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第三,对明利股份及唐映、何忠华等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处罚过重。唐映、何忠华等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大部分不知悉涉案事实,未参与涉案行为或仅起到次要作用,本案情节轻微,对明利股份及涉案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处罚过重。

经复核,我会认为,对林军及其代理人申辩意见中的部分内容予以采纳,对其他申辩意见不予采纳。具体如下:第一,本案与林军操纵明利股份案的违法行为侵犯的是不同的法益,依法不应被林军操纵明利股份案吸收;第二,我会依据涉案行为的违法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性认定本案各当事人的处罚幅度,并无不当。综上,我会认定唐映、何忠华构成未勤勉尽责,林军作为实际控制人存在指使明利股份从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同时对关于林军责任认定的部分内容予以采纳,并作相应调整。

明利股份定期报告、临时报告披露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林军作为明利股份实际控制人,唐映作为董事长,何忠华作为时任董事,违法行为情节严重,依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证监会令第115)第三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四条、第五条规定,我会决定:对林军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唐映、何忠华分别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上述当事人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当事人如果对本市场禁入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监会

                 20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