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市场禁入 ; 市场禁入决定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19年06月11日
名  称: 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陈思)
文  号: 〔2019〕8号 主 题 词:




〔2019〕8

 

 

当事人:陈思,男,19632月出生,时任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绿股份或公司)实际控制人,住址: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华鲁街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对陈思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应当事人陈思的要求20181130日举行了听证会,听取了陈思及其代理人的陈述和申辩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新绿股份和陈思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公司申请股份公开挂牌转让过程中披露文件存在虚假记载

(一)公司在申请股份公开挂牌转让过程中所披露的文件

2015年8月至11月,新绿股份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提交申请股票公开转让申报文件并公开披露。公开披露的文件包括:2015年8月31日披露的《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转让说明书申报稿)、2015年8月31日披露的《泗水新绿食品有限公司审计报告及财务报表2013年1月1日至2015年4月30日)》(以下简称申报会计期财务报告)、2015年11月26日披露的《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反馈稿)》(以下简称转让说明书反馈稿)以及再次披露的申报会计期财务报告。

(二)披露文件存在虚假记载

经查,公司在上述文件中通过虚构与收入相关的经济利益流入的方式虚增主营业务收入72,507.43万元,占公开披露金额的53.03%。其中虚增2013年主营业务收入26,582.67万元、2014年主营业务收入30,151.6万元、2015年1至4月主营业务收入15,773.16万元,分别占公开披露金额的53.77%、46.49%、70.29%;对同期利润总额影响数分别为4,246.79万元、5,037.76万元、2,631.05万元,占公开披露净利润总额的71.46%、74.19%、121.19%。

1. 虚增申报会计期主营业务收入。

在明知经济利益不可能流入公司的情况下,新绿股份通过有计划、有组织地实施收入造假,持续伪造与收入相关的银行收款,造成与收入相关的经济利益持续流入的假象,达到虚增收入的目的。

一是有计划、有组织地实施收入造假。第一,新绿股份实际控制人陈思负责决策并安排收入造假,造假的直接动机是完成对赌协议约定的业绩。第二,建立了长期的、系统的造假账务处理及考核流程。公司形成《泗水上市工作流程交接报告》(以下简称《上市流程》)作为造假工作指南,记录了完整的收入造假会计处理流程,在公司根据对赌协议上的业绩确定需要虚增的业绩后,财务部门需根据虚增目标进行造假,并按月度对财务人员造假完成情况进行考核。第三,私设三套财务账套。公司设置税务账、上市账和内账三个财务账套,分别由南厂和北厂财务人员核算,核算系统和核算人员隔离。

二是伪造银行收款,虚增主营业务收入。2013年1月至2015年4月,按照实际控制人陈思的决策与安排,根据《上市流程》记录的造假会计处理流程,公司使用特定银行存款账户,即工商银行山东莒南支行1610××××0978账户(以下简称工行莒南支行账户),伪造与收入相关的银行收款1190笔,虚构资金流入77,952.28万元,用于支持虚增收入其中,虚增主营业务收入72,507.43万元,占公开披露金额的53.03%。其中,虚增2013年、2014年和2015年1-4月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6,582.67万元、30,151.6万元和15,773.16万元,占公开披露主营业务收入的53.77%、46.49%、70.29%。根据公司公开披露的毛利率测算,上述虚增收入对同期利润总额影响数分别为4,246.79万元、5,037.76万元、2,631.05万元,占公开披露净利润的71.46%、74.19%、121.19%。

2. 虚增申报会计期末银行存款。

申报会计期间,公司虚增销售收入和利润,导致工行莒南支行账户银行存款会计期末余额虚高,虚增2015年4月30日银行存款5,380.91万元。

3. 虚增申报会计期末固定资产。

2013年5月至2014年1月,公司伪造工行莒南支行账户银行付款凭证,虚构名下银行账户5笔付款行为,并编制2013年5月第538号,2013年6月第85号、161号、257号,2014年1月第611号记账凭证,虚列车间二期工程项目生产成本2728万元,致虚增2015年4月30日固定资产2728万元。

4. 隐瞒申报会计期关联交易。

转让说明书申报稿及反馈稿披露,莒南鸿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莒南鸿润)、山东绿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绿润)、北京绿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绿润)是陈思控制的公司,系新绿股份的关联方。

申报会计期内,新绿股份通过对关联方资金往来不入账的方式,隐瞒与上述关联方的资金往来。新绿股份通过伪造、篡改银行收付款凭证隐瞒工行莒南支行账户、工商银行山东泗水支行1080××××2549账户(以下简称工行泗水支行账户)及农行山东泗水支行1547××××2085账户(以下简称农行账户)关联交易59,120.21万元,其中,2013年关联交易16,558.9万元,2014年关联交易32,617.21万元,2015年1-4月关联交易9,944.1万元。

5. 未如实披露公司存在重大内控缺陷。

一是未如实披露公司私设多套财务账套。2013年至2015年,新绿股份设置了内账、税务账和上市账三套财务账套,三套账财务数据不一致,其中内账与上市账记录的主营业务收入存在巨大差异,合计差额-1,387,426,396.58元。其中:2013年差额-338,039,621.36元,2014年差额-462,628,325.95元,2015年差额-586,758,449.27元。

二是财务不独立。公司工行莒南支行账户网银长期由山东绿润控制使用,新绿股份长期使用伪造该账户收付款凭证进行会计处理。

三是关联交易不规范。申报会计期内,公司关联交易未提交股东会和董事会审议。

6. 实际控制人披露不实。

转让说明书申报稿及反馈稿披露,新绿股份董事长陈某持有新绿股份39.76%股权,系新绿股份实际控制人。

经查,新绿股份在股票公开挂牌转让前,陈思长期代陈某履行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职权,并在申报期内实际代陈某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及股东权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三项的规定,陈思亦为新绿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7. 对赌协议披露不实。

转让说明书申报稿及反馈稿中披露,陈思、陈某与嘉兴硅谷天堂盈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建银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方正和生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方正富邦创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邵某海等5个股东(合计持有新绿股份7.24%股权)签署的投资协议中没有业绩对赌条款。此外,转让说明书申报稿及反馈稿还披露了陈思于2015年8月11日出具的《承诺》,内容为自承诺签署之日起,陈某与上海联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16名股东不签订任何形式的对赌协议。

经查,相关协议中均存在对赌条款

公司上述行为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第三十七条及《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指引1号--信息披露》第二条的规定。陈思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且长期履行董事长职权,直接主导新绿股份2013年至2015年1至4月财务数据造假,是上述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二、公司披露的2015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一)虚增2015年主营业务收入

一是延续申报会计期间虚增收入的一贯做法,继续使用工行莒南支行账户通过虚构与收入相关的经济利益流入的方式虚增主营业务收入36,907.29万元,占公开披露主营业务收入的48.21%;按披露的毛利率测算,对2015年利润总额的影响数分别为5,497.46万元,占披露利润总额的86.67%。

二是使用工行莒南支行账户伪造银行收款1054笔,虚构银行收款54,664.38万元。其中,归属2015年度的银行收款为41,705.24万元,导致虚增2015年主营业务收入36,907.29万元。

(二)虚增期末固定资产原值2,728万元

受申报期虚增车间二期工程项目成本影响,新绿股份2015年固定资产原值不实,虚增2015年12月31日固定资产原值2,728万元。

(三)隐瞒期末负债

2015年9月29日,徐某玉名下6226××××9143账户向工行莒南支行账户转入2800万元,摘要显示为付借款。新绿股份未对上述资金交易进行会计记录。

(四)隐瞒2015年关联方资金往来发生额

根据转让说明书申报稿及披露稿,除莒南鸿润、山东绿润、北京绿润外,山东绿色乐园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色乐园)也是陈思控制的公司,系公司关联方。

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披露,莒南鸿润、山东绿润、北京绿润三家关联方当年合计占用新绿股份资金10,521万元,归还1600万元。

经查,公司在2015年使用工行莒南支行账户、工行泗水支行账户及农行账户,与莒南鸿润、山东绿润、北京绿润、绿色乐园四家公司及公司董事长全年累计发生关联方资金往来40,615.37万元,较披露发生额高出28,494.37万元

公司上述行为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二十五条、第三十七条及《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指引1号--信息披露》第二条的规定。陈思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且长期履行董事长职权,直接主导新绿股份2015年度报告财务数据造假,是上述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三、公司披露的临时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一)公司披露的《关于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的专项说明》存在虚假记载

2016年6月28日,新绿股份披露了中兴财光华出具的《关于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的专项说明》(中兴财光华审专字〔2016〕第304148号。根据上述专项说明,专项说明后附的山东新绿股份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汇总表》由新绿股份提供。上述信息披露文件披露的关联方资金往来情况与2015年年度报告披露的关联方资金往来情况相同,隐瞒关联方资金往来发生额28,494.37万元,存在虚假记载。

(二)公司披露的董事会决议内容与事实不符

2016年6月28日,新绿股份披露了《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决议公告》。上述公告披露,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应到董事9名,实到董事9名,9票赞成票通过《关于审议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及摘要的议案》,以7票赞成票通过《关于审议2015年董事会工作报告的议案》4项议案。

经查,事实是该次董事会会议应到董事9名,实到董事5名,分别为陈某(陈思代)、张某胜、卢某东、尤某东和李某月。会议以5张赞成票表决通过《关于审议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及摘要的议案》8项议案。

(三)公司披露的关联方资金占用归还情况与事实不符

2016年7月19日,新绿股份公告《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进展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编号:2016-035)。根据上述公告,截至2016年7月19公告发布日,莒南鸿润已经归还新绿股份5160万元,尚余部分利息未归还。经查,莒南鸿润实际并未归还新绿股份资金。

公司上述行为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及《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指引1号--信息披露》第二条的规定。陈思作为实际控制人,实际履行新绿股份董事长职权,且是莒南鸿润虚假归还资金占用款的主导人,系对新绿股份披露有虚假记载的关联方资金占用进展公告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四、公司未按规定披露大股东股权质押信息

2015年12月3日至16日,陈某分别与海际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等6家机构签订股权质押合同并办理股权质押登记手续,将其持有新绿股份58,427.31万股占总股本的39.75%股权质押给上述机构,为北京绿润、莒南鸿润发行私募债券延期提供兑付担保。上述股权质押信息至2016年7月8日才公开披露。

公司上述行为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五条的规定。陈思作为实际控制人,实际履行新绿股份董事长职权,且是股权质押事项的受益人,是上述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以上事实,有询问笔录、转让说明书申报稿、申报会计期财务报告、转让说明书反馈稿、对赌协议、股权质押合同、工商资料、会计凭证、对账单、邮件截图、银行流水、相关公告、相关年度年报、相关董事会决议、情况说明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新绿股份上述行为违反了《国务院关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关问题的决定》第一条、《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五条及第三十七条的规定,根据《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六十条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陈思是上述违法行为直接责任员。

在听证过程中,陈思提出如下申辩意见:其一,公司产生问题的出发点不是为了个人盈利,从实际情况看,确实无人得利;二,这次事情的发生企业本身存在问题,也受整个大环境的影响。陈思请求从轻减轻免于处罚。

我会认为,陈思提出从轻减轻免于处罚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我会对陈思的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陈思在新绿股份股票公开转让申报材料、定期报告及临时公告中有计划、有组织地编造重大虚假内容,数额巨大,情节严重,根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六十二条及《证券市场禁入规定》第三条、第五条、第六条规定,我会决定:对陈思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自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当事人如果对本市场禁入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监会      

2019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