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1年06月08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曾征)
文  号: 〔2021〕79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申请人:曾征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26号金阳大厦6层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15号)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15号)认定,2016年初,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影视,美国传奇影业公司为其名下资产)100%股权,涉及重大资产重组。该项目引入北京弘创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弘创投资)等27名投资者参与。弘创投资为北京弘毅远方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毅投资)参与万达影视项目的投资主体。2016年8月,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中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重组失败的主要原因包括“美国传奇影业公司收购完成时间较短、体量较大,且涉及中美两地电影制作业务,交易各方经审慎研究后认为,交易标的宜在内部整合基本完成后,公司再探讨与交易标的间的整合机会”。

   2017年2月13日,万达影视与大连万达集团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集团)签订《青岛万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将美国传奇影业公司(以下简称传奇影业)从万达影视中剥离。2月16日,弘创投资等投资者与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投资)签署《出资转让协议书》,将在万达影视的部分出资转让给万达投资。3月20日,万达影视股东会决议决定对万达影视进行减资。3月24日,万达影视与弘创投资等签订《股权回购协议》。4月1日,万达影视进行了定向减资,部分投资者退出,不再持有万达影视的股权。本次定向减资完成后,余下的包括弘创投资在内的15名投资者共计持有万达影视30.28%的股权。剥离传奇影业和部分投资者退出是万达影视重大资产重组项目成功的必要前提。2017年4月,万达电影组织中介机构探讨重组方案。2017年6月,万达电影组织中介机构进行尽职调查。

   2017年7月4日,万达电影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公司拟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涉及影视类资产收购。2017年7月11日,万达电影发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称,本次筹划的重大事项为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涉及重大资产重组。

   万达电影2017年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事项,属于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的规定构成内幕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7年2月13日至2017年7月4日。

   曾征时任弘毅投资的投资总监,作为弘创投资投资万达影视项目的团队成员之一(其他成员包括合伙人崔某芳、投资经理张某)全程参与了弘创投资对万达影视项目的投资、减资等过程,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四条第(七)项的规定,属于《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及相关各方行为的通知》第三条所述“由于业务往来知悉或可能知悉该事项的相关人员”,为内幕信息知情人。聊天记录显示,曾征曾于2017年3月15日与崔某芳就万达影视项目相关事项进行了沟通;3月23日与张某就万达影视项目进行了沟通。综上,曾征不晚于2017年3月23日知悉内幕信息。

   曾征、张某系夫妻关系。“张某”证券账户于2007年4月18日开立于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呼家楼北街证券营业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曾征主导,张某操作该证券账户交易“万达电影”,资金来源为曾征、张某共有的家庭资金。

   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张某”证券账户2017年3月21日至4月24日累计发生23次银转证业务,共计转入资金492万余元。2017年3月24日,“张某”证券账户首次交易“万达电影”,2017年3月24日至2017年4月25日,累计买入82,700股,成交金额4,657,077元;截至调查日2018年11月5日,尚未卖出案涉股票,账面亏损786,240.18元。买入“万达电影”期间,“张某”证券账户除新股申购外,其他证券交易均为卖出账户内已有股票。“张某”证券账户交易“万达电影”具有突击转入大额资金、交易品种单一、交易金额明显放大、重仓买入等特征。

   曾征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决定:对曾征处以10万元罚款。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理由为:1.申请人知晓的仅为万达影视剥离传奇影业事宜,该信息属于公开信息,并非内幕信息。2.申请人并不知晓万达电影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事项这一内幕信息,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不早于2017年6月19日,被申请人认定2017年2月13日为内幕信息敏感期起始时间存在错误。3.相关证据内容不能确认剥离传奇影业是万达影视重大资产重组项目成功的必要前提,《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15号)认定部分投资者退出是万达影视重大资产重组项目成功的必要前提也没有依据。4.张某交易行为不符合内幕交易典型特征,不存在突击转入资金、突击买入行为,首次买入万达电影股票的当天还买入其他股票,且申请人根据任职公司检查员工投资情况时,如实申报了家庭投资情况,包括“张某”证券账户持有的万达电影股票。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所依据的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符合法定程序。理由为:1.本案的内幕信息为万达电影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事项,万达影视剥离传奇影业事宜为本案内幕信息的部分环节。一方面,内幕信息部分环节的公开不影响内幕信息的未公开性;另一方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内幕交易司法解释》)第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内幕信息的公开是指在国务院证券、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指定的报刊、网站等媒体披露。因此,万达影视剥离传奇影业事宜通过国务院证券、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指定方式以外的途径进行披露,不属于2005年《证券法》范畴的公开。2.根据《内幕交易司法解释》第五条规定,“影响内幕信息形成的动议、筹划、决策或者执行人员,其动议、筹划、决策或者执行初始时间,应当认定为内幕信息的形成之时”。2017年2月13日,万达影视与万达集团签订《青岛万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该协议的签署标志着万达影视启动对传奇影业的剥离,消除了障碍,使得万达电影2017年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事项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并具有很大的实现可能性。将万达影视剥离传奇影业的时点作为内幕信息敏感期的起始点,符合客观事实及法律规定。3.剥离传奇影业及部分投资者退出,为万达影视的后续资产重组扫除了障碍,既是万达影视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再次启动的起点,也是该项目成功的必要前提。该认定符合案涉重组事项的逻辑和进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4.申请人为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其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万达电影”即构成内幕交易,至于交易行为是否异常或是否符合内幕交易典型特征,不影响内幕交易的认定。

   经查明,万达电影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事项为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内幕信息。剥离传奇影业和部分投资者退出是万达影视重大资产重组项目成功的必要前提。2017年2月13日,万达影视与万达集团签订《青岛万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将传奇影业从万达影视中剥离。2017年7月4日,万达电影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公司拟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涉及影视类资产收购。2017年7月11日,万达电影发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称,本次筹划的重大事项为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涉及重大资产重组。

   弘创投资为弘毅投资参与万达影视项目的投资主体,申请人曾征时任弘毅投资的投资总监,全程参与了弘创投资对万达影视的投资、减资等过程。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由申请人曾征主导,其妻子张某操作,使用二人共有的家庭资金,通过“张某”证券账户交易“万达电影”。2017年3月21日至4月24日,“张某”证券账户累计发生23次银转证业务,共计转入资金492万余元。2017年3月24日,“张某”证券账户首次交易“万达电影”,2017年3月24日至2017年4月25日,累计买入82,700股,成交金额4,657,077元。

   本会认为,依照2005年《证券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行政处罚案件证据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相关规定,内幕信息知情人进行了与内幕信息有关的证券交易活动,且不能作出合理说明或者提供证据排除其存在利用内幕信息从事相关证券交易活动的,可以认定内幕交易行为成立。

   《内幕交易司法解释》第五条第三款规定,“影响内幕信息形成的动议、筹划、决策或者执行人员,其动议、筹划、决策或者执行初始时间,应当认定为内幕信息的形成之时”。本案中,万达影视剥离传奇影业和部分投资者退出使得万达电影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事项得以进入实际操作阶段且具有很大的实现可能性,是万达电影购买万达影视100%股权事项启动的必要前提。2017年2月13日,万达影视与万达集团签订《青岛万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将传奇影业从万达影视中剥离,内幕信息开始形成。2017年7月4日,万达电影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内幕信息公开。内幕交易敏感期为2017年2月13日至2017年7月4日。被申请人对内幕信息以及内幕信息敏感期的认定并无不当。

   申请人曾征全程参与了弘创投资对万达影视的投资、减资等过程,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四条第(七)项以及《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及相关各方行为的通知》第三条规定,其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内幕交易公开前,申请人曾征主导,其妻子张某操作,通过“张某”证券账户,买入“万达电影”,在买入“万达电影”期间,“张某”证券账户除新股申购外,其他证券交易均为卖出账户内已有股票,其买入行为具有突击转入大额资金、交易品种单一、交易金额明显放大、重仓买入等特征,且申请人提出的不存在突击转入资金、突击买入行为,首次买入万达电影股票的当天还买入其他股票,且在其任职公司检查员工投资情况时,如实申报了“张某”证券账户持有的万达电影股票情况等理由不能排除其利用内幕信息从事股票交易。被申请人认定申请人涉案交易行为构成内幕交易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并无不当。

   综上,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15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国证监会       

2021年6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