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1年05月28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颜家晓)
文  号: 〔2021〕72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申请人:颜家晓

   住址:福建省福州市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江西监管局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证券街1号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1〕1号,以下简称《处罚决定》)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或本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进行了书面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处罚决定》认定,2017年12月29日,中达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安股份)发布关于收购福建省宏闽电力工程监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闽电力)60%股权的公告。公告显示,申请人是近三年来宏闽电力的实际控制人。2018年年初,福州万山电力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山电力)四名自然人股东申请人、陈某猛、王某铭、陈某岭根据财务数据初步测算万山电力达到业绩承诺,提出希望持有万山电力51%股权的江苏亨通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亨通光电)收购其余49%股权,亨通光电方面未表示同意。2018年上半年,申请人向达安股份董事长吴某晔表达将万山电力股权转让给达安股份的意愿,并与亨通光电方面人员就万山电力股权转让价格事项进行沟通。2018年7月5日,吴某晔、申请人初步介绍了双方业务模式及发展历程,对后续合作可能性进行了初步探讨。2018年7月11日,万山电力通过股东会决议,决议内容主要为同意上市公司对公司进行并购重组等相关事宜。2018年7月14日,申请人通过微信向吴某晔发送《合作意向书》《合作意向书-0712-补充协议》。2018年7月30日,达安股份召开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会议通过与万山电力开展合作的相关事宜的议案。2018年8月,申请人多次与达安股份方面人员洽谈后续双方合作事宜及工作安排。2018年9月10日开始,中介机构对万山电力的法律事务及财务情况进行尽职调查。2018年9月19日,达安股份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与万山电力的股东亨通光电、颜家晓、陈某猛、王某铭、陈某岭签署《中达安股份有限公司拟收购福州万山电力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合作意向协议》。

   达安股份2018年9月19日发布的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提示性公告所涉及的收购万山电力100%股权的信息属于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在信息公开前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所述内幕信息。该内幕信息的形成时间不晚于2018年7月14日,公开时间为2018年9月19日。申请人在收购过程中作为万山电力的法定代表人,参与万山电力被达安股份收购事项的全过程,知悉内幕信息的形成、发展进程,为内幕信息知情人。

   申请人通过中间人黄某波借用“黄某清”名下两个证券账户、“陈某琼”证券账户、“郭某荣”证券账户和“陈某芬”证券账户等五个配资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达安股份”股票。

   “黄某清”名下两个证券账户分别于2017年5月25日开立于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漳州胜利西路证券营业部(以下称“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2018年8月13日开立于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五四路证券营业部(以下称“黄某清”华安证券账户)。

   “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28,500股,成交金额381,346元,后期卖出亏损2,337.73元。“黄某清”华安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283,800股,成交金额4,357,980元,后期卖出获利423,054.66元。

   “陈某琼”证券账户于2015年12月10日开立于华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福州金环路证券营业部,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490,480股,成交金额6,376,226.20元,后期卖出获利3,009,099.24元。

   “郭某荣”证券账户于2012年12月27日开立于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华林路证券营业部,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266,120股,成交金额3,579,294元,后期卖出亏损186,626.85元。

   “陈某芬”证券账户于1997年10月6日开立于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东水路证券营业部,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225,320股,成交金额2,900,166.6元,后期卖出亏损223,945.07元。

   “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转入保证金90万元,资金来源于申请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福建汇众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众投资)银行账户、申请人妹妹颜某玉银行账户和申请人担任股东和监事的福州市焦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焦点投资)银行账户。“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账户内资金134.6065万元流入了“陈某琼”证券账户。

   “陈某琼”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转入保证金40万元,资金来源于申请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福建万山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陈某琼”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扣除借用资金、利息等费用后的资金流入了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颜某玉银行账户、申请人哥哥颜某乐银行账户、申请人管理的四川省升辉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升辉福建分公司)的出纳何某银行账户。其中,流入何某银行账户中的资金部分用于了抵扣申请人的个人借款,剩余资金流入了申请人名下银行账户。

   “黄某清”华安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转入保证金178.5万元,资金来源于申请人配偶妹妹陈某燕银行账户、汇众投资银行账户、颜某玉银行账户、四川升辉福建分公司银行账户。“黄某清”华安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扣除借用资金、利息等费用后的资金流入了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

   “郭某荣”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转入保证金130万元,资金来源于四川升辉福建分公司银行账户、汇众投资银行账户、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颜某玉银行账户。“郭某荣”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扣除借用资金、利息等费用后的资金流入了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汇众投资银行账户和颜某玉银行账户。

   “陈某芬”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转入保证金90万元,资金来源于颜某玉银行账户。“陈某芬”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扣除借用资金、利息等费用后的资金流入了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和焦点投资银行账户。

   “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陈某琼”证券账户、“黄某清”华安证券账户、“郭某荣”证券账户和“陈某芬”证券账户为申请人通过黄某波所借用的配资证券账户,借用期间,交易决策来自申请人,由黄某波下单操作。申请人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借用多个证券账户交易“达安股份”股票的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行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被申请人决定:没收申请人内幕交易违法所得3,019,244.25元,并处以6,038,488.5元罚款。

   申请人复议请求撤销《处罚决定》,主要理由为:1.申请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未实施买卖“达安股份”股票的行为,案涉股票交易系王某雄个人行为,被申请人认定基本事实存在严重错误。王某雄通过黄某波借用了黄某清、陈某琼、郭某荣、陈某芬等人账户实施的“达安股份”交易行为。王某雄在2018年1月与黄某波签订配资协议,2018年3月开始买入“达安股份”。王某雄因2017年12月29日通过公开渠道了解到广东达安项目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收购宏闽电力的利好信息以及申请人在公开市场上作出的购买“达安股份”的承诺信息。2.陈某琼证券账户交易“达安股份”的行为不构成内幕交易。陈某琼证券账户买入“达安股份”是黄某波的意思表示,黄某波并非内幕信息知情人,是基于其个人原因实施的替换账户行为,与申请人无关。3.案涉证券交易亏损严重,《处罚决定》采用了错误的违法所得计算标准,本案应按内幕信息公开日的账目获利计算违法所得。《处罚决定》采纳“后进先出”法计算违法所得没有法律依据,“达安股份”12月份出现的涨停属于异常波动,被申请人以异常波动后卖出“达安股份”的价格认定违法所得,不具有合法性。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申请人提供证据及其陈述申辩意见无法证明王某雄为案涉证券账户的实际借用人。一是申请人关于交易指令为王某雄下达,其是转述王某雄指令的说法无客观证据支撑;二是虽然部分借款协议上签名栏署名为王某雄,但王某雄在调查阶段笔录显示其对借用账户的具体交易情况、盈亏情况、账户密码情况、账户归属营业部情况、借款协议内容、借款协议数量均不清楚;三是虽然案涉证券账户卖出股票后的部分资金流入了王某雄银行账户,但流入王某雄银行账户的大部分资金在短时间内又流入了申请人的关联公司银行账户;四是王某雄名下证券账户交易“达安股份”股票总体呈现出持仓时间短,分散买卖的交易特征,与案涉证券账户交易“达安股份”股票持仓时间长,集中买卖的交易特征不符。

   申请人关于“陈某琼”证券账户买入“达安股份”股票为黄某波的意思表示和自主实施行为的主张与在案证据不相符。一是双方签订的一系列借款协议均明确了具体证券账户,同时约定未经协商一致,不得擅自更换或解除。黄某波作为配资证券账户出借的中间人,其询问笔录也显示其是跟申请人商量并经申请人同意后,把“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变更为“陈某琼”证券账户;二是黄某波询问笔录显示申请人提出“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卖出什么,“陈某琼”证券账户就买入什么。后续黄某波也通过微信多次将“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陈某琼”证券账户的持仓变动情况截图发送给申请人;三是在“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卖出“达安股份”股票,“陈某琼”证券账户买入“达安股份”股票期间,“陈某琼”证券账户另行转入保证金40万元,该资金来自申请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银行账户。

   本案计算标准符合中国证监会一贯执法惯例。申请人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的行为已构成内幕交易。案涉五个证券账户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的“达安股份”股票已全部卖出,形成实际获利,按照实际卖出金额计算违法所得符合中国证监会执法惯例。

   经查明,2018年7月5日,达安股份董事长吴某晔、申请人初步介绍了双方业务模式及发展历程,对后续合作可能性进行了初步探讨。2018年7月11日,万山电力通过股东会决议,决议内容主要为同意上市公司对公司进行并购重组等相关事宜。2018年7月14日,申请人通过微信向吴某晔发送《合作意向书》《合作意向书-0712-补充协议》。2018年9月19日,达安股份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与万山电力的股东亨通光电、颜家晓、陈某猛、王某铭、陈某岭签署《中达安股份有限公司拟收购福州万山电力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合作意向协议》。

   申请人在收购过程中作为万山电力的法定代表人,参与了万山电力被达安股份收购事项的全过程,知悉内幕信息的形成、发展进程。申请人通过中间人黄某波借用“黄某清”名下两个证券账户、“陈某琼”证券账户、“郭某荣”证券账户和“陈某芬”证券账户五个配资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达安股份”股票。

   “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28,500股,成交金额381,346元,后期卖出亏损2,337.73元。“黄某清”华安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283,800股,成交金额4,357,980元,后期卖出获利423,054.66元。“陈某琼”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490,480股,成交金额6,376,226.20元,后期卖出获利3,009,099.24元。“郭某荣”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266,120股,成交金额3,579,294元,后期卖出亏损186,626.85元。“陈某芬”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达安股份”股票225,320股,成交金额2,900,166.6元,后期卖出亏损223,945.07元。

   “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转入保证金90万元,资金来源于申请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汇众投资银行账户、申请人妹妹颜某玉银行账户和申请人担任股东和监事的焦点投资银行账户。“黄某清”招商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账户内资金134.6065万元流入了“陈某琼”证券账户。“陈某琼”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转入保证金40万元,资金来源于申请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陈某琼”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扣除借用资金、利息等费用后的资金流入了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颜某玉银行账户、申请人哥哥颜某乐银行账户、申请人管理的四川升辉福建分公司的出纳何某银行账户。其中,流入何某银行账户中的资金部分用于了抵扣申请人的个人借款,剩余资金流入了申请人名下银行账户。“黄某清”华安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转入保证金178.5万元,资金来源于申请人配偶妹妹陈某燕银行账户、汇众投资银行账户、颜某玉银行账户、四川升辉福建分公司银行账户。“黄某清”华安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扣除借用资金、利息等费用后的资金流入了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郭某荣”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转入保证金130万元,资金来源于四川升辉福建分公司银行账户、汇众投资银行账户、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颜某玉银行账户。“郭某荣”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扣除借用资金、利息等费用后的资金流入了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汇众投资银行账户和颜某玉银行账户。“陈某芬”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转入保证金90万元,资金来源于颜某玉银行账户。“陈某芬”证券账户“达安股份”股票卖出后,扣除借用资金、利息等费用后的资金流入了万山新能源银行账户和焦点投资银行账户。

   本会认为,2018年9月19日,达安股份发布的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提示性公告所涉及的收购万山电力100%股权的信息,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在信息公开前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所述内幕信息。该内幕信息的形成时间不晚于2018年7月14日,公开时间为2018年9月19日。申请人在收购过程中作为万山电力的法定代表人,参与万山电力被达安股份收购事项的全过程,系内幕信息知情人。本案中,申请人通过中间人黄某波借用“黄某清”“陈某琼”等五个配资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达安股份”股票。申请人的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行为。

   关于申请人所述的案涉股票交易系王某雄当面告知,由其向黄某波转达的事宜,缺乏客观证据支持,故不构成其交易案涉股票的合理说明。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任何内幕信息知情人不得买卖该公司的证券。关于申请人所述的陈某琼证券账户的交易行为是黄某波基于个人原因实施的替换账户行为、违法所得计算错误等理由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会不予采纳。故被申请人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作出的处罚决定并无不当。

   综上,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行政处罚决定书》(〔2021〕1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国证监会     

2021年5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