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12月10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谢均云)
文  号: 〔2020〕245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申请人谢均云

  住所: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57号),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会受理后,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57号)认定:深圳市长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亮科技)股东与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云计算)签署《关于深圳市长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股份转让协议》),向深圳市腾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信息)转让7.14%的股权,以及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签署《关于腾讯长亮金融云项目的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协议》开展金融云项目合作,依据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三)项、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三)项的规定,在公开前属于内幕信息,其形成时间不晚于2018年2月7日,公开于2018年4月9日。谢岳峰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其知悉时间不晚于2018年2月28日。谢均云与谢岳峰为父子关系,且二人在2018年3月3日存在通话联系。2018年3月7日,谢均云买入长亮科技36,000股,内幕信息公开后卖出,获利328,545.8元。谢均云账户当日卖出其他7只股票,主要用于买入长亮科技,且系首次交易长亮科技。截至2018年4月9日长亮科技停牌前,谢均云账户持有长亮科技市值727,560元,占账户总资产的47.54%,远高于其他股票的持仓占比。谢均云交易长亮科技的时间与内幕信息形成、发展时间,及其子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时间相吻合。谢均云的上述行为违反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处罚决定:没收谢均云违法所得328,545.8元,并处以328,545.8元罚款。

  申请人称,被申请人处罚不当,复议请求撤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理由为:1.本案内幕信息及形成时点、内幕信息知情人等基础事实认定错误。内幕信息是长亮科技股东向腾讯信息转让7.14%的股权,其形成时间不早于2018年3月16日谢岳峰对这一内幕信息的知悉时间不早于2018年3月16日,其并非内幕信息知情人员,而是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员2.本案不存在认定申请人构成内幕交易的直接证据,推定其构成内幕交易需达到高度吻合的证明标准。3.申请人交易长亮科技存在合法抗辩理由。第一,谢均云交易长亮科技的时间发生在内幕信息形成及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之前,与内幕信息形成时间及谢岳峰知悉时间均不吻合。第二,谢均云的交易系基于其自己对股票走势的分析及对儿子的信任作出。第三,谢均云卖出多支股票买入一支股票的行为符合其交易习惯,不属于异常行为。第四,谢均云在公告后短期内没有将长亮科技股票全部卖出,交易时点与内幕信息公开时间不完全吻合。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处罚决定并无不当,建议予以维持。理由为:1.本案内幕信息的认定正确。腾讯信息入股长亮科技,和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开展金融云项目合作,是双方基于以股权投资实现业务绑定的意图而同步推进的合作事项,二者之间有密切关联,应视为一个整体而非人为割裂为两项内幕信息。再者,2018年4月23日公告的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的《合作协议》约定了共同打造银户通平台等内容,并非2017年6月26日长亮科技发布的《深圳市长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与腾讯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以下简称《战略合作协议》)所能涵盖,且基于腾讯公司的市场地位,长亮科技与其签订进一步加深业务合作的《合作协议》亦可能对公司股价产生较大影响。2.认定本案内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8年2月7日有充分证据支持。2018年2月1日,长亮科技实际控制人王某春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控股)云部门分管投资的穆某飞及云渠道拓展部的谢岳峰会面,就腾讯控股云部门投资长亮科技及加强业务合作进行了意向性沟通。2月7日,穆某飞陪同王某春拜访腾讯控股高级执行副总裁汤某生和副总裁邱某鹏等,洽谈股权投资及业务合作事项,汤某生和邱某鹏在会后表示认可该项目,并指示由穆某飞、谢岳峰等分别负责具体的商谈工作。以上事实表明,至2018年2月7日,长亮科技与腾讯控股已就股权投资及金融云项目合作事项进行公司层面的沟通商洽,且着手安排相关部门推进,应认定为内幕信息所涉事项的动议、筹划初始时间。据此,认定内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8年2月7日并无不当。3.认定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谢岳峰是促成穆某飞与王某春进行投资洽谈的介绍人,亦是腾讯方与长亮科技商谈金融云项目合作的主要对接人。谢岳峰通过微信多次与穆某飞沟通腾讯投资长亮科技并加强业务合作事项的进展,知悉2018年2月7日穆某飞陪王某春会见汤某生等,又于2月28日询问穆某飞长亮科技项目的进展情况以及是否需要其配合推进,得知对方将于3月5日至11日向腾讯控股高管和投资并购部汇报该项目。4.申请人为内幕信息知情人谢岳峰的父亲,二人关系密切且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2018年3月3日有通话联络,申请人交易长亮科技的行为与内幕信息吻合且不能作出合理说明或提供证据排除内幕交易。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申请人系首次交易长亮科技,于2018年3月7日卖出其他股票买入长亮科技36,000股,在长亮科技股票于4月23日复牌后,于4月27日卖出26,000股,于9月6日将余下的10,000股全部卖出,其买入、卖出长亮科技的时点均与谢岳峰交易时点接近,亦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变化、公开时间,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的时间及二人通话联络的时间吻合,申请人的交易行为明显异常。申请人主张其买入长亮科技股票系基于自己对股票走势的分析及谢岳峰2017年下半年推荐,显然不足于解释上述异常情形。申请人以往买入单只股票的资金规模最高为30万元,而其买入长亮科技的金额近70万元,交易资金规模较以往明显放大。申请人所述其于2018年4月26日至27日大量买入大华股份的行为,与谢岳峰与穆某飞2018年4月25日微信聊天沟通有关对大华股份的投资进展一事,时间上过于接近,进一步印证申请人放大交易量的原因与儿子谢岳峰了解的信息高度相关,而非基于所谓的交易习惯。

  经查明,2018年初,长亮科技开始筹划银户通产品,长亮科技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某春认为该产品需要与大型互联网公司合作,向腾讯控股表达了愿意接受投资的意愿。谢岳峰时为腾讯控股云部门渠道拓展部副总经理,于2018年1月8日介绍王某春与腾讯控股云部门分管投资的副总裁、投资并购部助理总经理穆某飞认识。2月1日,王某春、穆某飞、谢岳峰三人会面,探讨了腾讯控股云部门与长亮科技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穆某飞向王某春表达了腾讯控股云部门投资长亮科技的初步意向。2月7日,王某春会见了腾讯控股高级执行副总裁汤某生和副总裁邱某鹏及穆某飞等人,就腾讯控股投资长亮科技并开展业务合作进行了洽谈。会后汤某生和邱某鹏表示认可投资长亮科技的项目,并要求穆某飞牵头与长亮科技商谈股权投资事项,谢岳峰等人牵头与长亮科技商谈业务合作事项。2月28日,谢岳峰通过微信询问穆某飞长亮科技项目的进展情况以及是否需要其配合推进,得知对方将于3月5日至11日向腾讯控股高管和投资并购部汇报该项目。3月5日,穆某飞向汤某生汇报了投资研究进展。3月9日,穆某飞等人向投资部总经理进行了当面汇报。

  2018年3月1日,谢岳峰与王某春就双方业务合作的方式和内容进行了讨论,此次讨论结果即为后续达成的《合作协议》中的主要内容银户通项目。3月6日,谢岳峰通过微信再次询问穆某飞关于长亮科技项目的汇报情况,得知汇报顺利,并准备于3月16日向腾讯控股总裁汇报。3月16日,腾讯控股总裁在汇报会上对投资长亮科技项目表示支持。4月1日晚,腾讯控股投资并购部投委会表决支持腾讯信息投资长亮科技,并于当晚获得腾讯控股管理层同意。

  2018年4月9日,长亮科技发布《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停牌原因是公司正与腾讯就金融云领域展开深度合作事项进行洽谈,以及控股股东王某春正与腾讯商议股份转让事宜。4月20日,长亮科技的股东王某春等10人与腾讯云计算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向腾讯信息转让合计7.14%的股权,其中王某春转让4.01%的股权;转让完成后腾讯信息成为长亮科技第二大股东。同日,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签署《合作协议》,约定了共同打造银户通平台等内容。4月23日,长亮科技披露了《股份转让协议》《合作协议》。

  根据长亮科技、腾讯出具的关于合作协议及股权转让情况的说明、相关人员询问笔录、腾讯关于涉案《合作协议》《股份转让协议》的审批流程等证明,《合作协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互为因果关系,两份协议一起走流程。2017年6月27日,长亮科技发布《深圳市长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与腾讯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以下简称《战略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就打造金融专有云、共同构建相关的泛金融行业联盟及相关领域开展深度合作,公告中特别提示本次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尚未确定具体项目。

  谢均云与谢岳峰为父子关系,且二人2018年3月3日存在通话联系。谢均云账户由申请人本人控制使用,账户的资金为其自有资金。2018年3月7日,谢均云账户卖出7只股票,其中2只为亏损卖出,合计卖出金额822,451.12元。当日,谢均云账户买入长亮科技36,000股,成交金额695,400元,且系首次交易长亮科技。截至2018年4月9日长亮科技停牌前,谢均云账户持有长亮科技市值727,560元,占账户总资产的47.54%,远高于其他股票的持仓占比。涉案内幕信息公开后,谢均云账户于4月27日卖出26,000股,9月6日将余下的10,000股全部卖出,成交金额1,026,480元,获利328,545.8元。

  本会认为,《合作协议》约定了共同打造银户通平台等内容,2017年6月27日《战略合作协议》不能涵盖《合作协议》深化合作的内容。腾讯入股投资长亮科技、与长亮科技开展金融云项目合作,二者具有密切关联,是双方基于以股权投资形式实现业务绑定意图而同步推进的事项,认定二者共同作为本案内幕信息,并无不当。长亮科技实际控制人王某春在2018年初已考虑涉案业务合作、投资事宜,2月1日与穆某飞、谢岳峰进行了意向性沟通,并于2018年2月7日与腾讯控股高级执行副总裁汤某生、副总裁邱某鹏等人洽谈股权投资及业务合作事项。结合汤某生和邱某鹏为腾讯控股副总裁的身份,以及会后表示认可安排汤某生和邱某鹏具体商谈相关事项,可以认定本案合作投资事项已动议、筹划,应当认定为内幕信息的形成之时。故认定本案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不晚于2018年2月7日,并无不当。

  谢岳峰系促成王某春与穆某飞进行投资洽谈的介绍人,负责腾讯与长亮科技本次业务合作商谈的对接,且谢岳峰通过与穆某飞等多次沟通了解投资合作进展情况。现有证据足以认定谢岳峰不晚于2018年2月28日知悉本案内幕信息。申请人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谢岳峰系父子,关系密切。申请人交易长亮科技的时间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公开时间基本一致,与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时间、二人通话联系时间相吻合。谢均云账户系首次买入长亮科技、买入金额较以往明显放大,而且系卖出其他股票后买入。综上,申请人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的近亲属,在内幕敏感期内交易长亮科技,交易行为明显异常。对此,申请人提出与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时间不吻合、基于自己的判断及对儿子的信任、符合以往交易习惯、内幕信息公开后未全部卖出等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不能对其异常交易行为作出合理说明。故认定申请人构成内幕交易并无不当。根据申请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没收申请人违法所得,并处以一倍罚款,处罚适当。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57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中国证监会      

  2020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