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11月21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贺耘)
文  号: 〔2020〕237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2020〕237号

  

  

  申请人:贺耘

  住址重庆市沙坪坝区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临江大道3号发展中心15楼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11号,以下简称《处罚决定》)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或本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处罚决定》认定,冠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昊生物)拟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业务整合暨资本运作的一揽子计划,属于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八项所规定的内幕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7年10月9日至2018年2月2日。陈某辉为内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时间不晚于2017年11月16日。

  申请人与陈某辉是朋友,均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认识多年,平时经常通过电话、微信联系。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二人在2017年11月14日至2018年2月1日(收市前)收发微信共10条,微信语音聊天2次,并在11月28日共同参加中美生物技术专业协会会议期间当面接触。

  王某林系申请人岳母,其名下王某林账户于1998年8月24日开立。2017年12月19日至12月28日,申请人制定了相关交易决策后,指示王某林的侄女李某代为下单操作,通过该账户买入冠昊生物股票123,700股,买入金额2,992,741元;截至调查日未卖出,亏损892,953.45元。

  王某林账户买入冠昊生物的资金,全部来源于申请人分别在2017年12月15日至12月28日共6个交易日转入的合计300万。

  王某林账户突击转入资金,首次交易冠昊生物股票、集中大量交易该股、交易习惯明显变化,资金变化及交易时点与内幕信息形成时点吻合,交易特征明显异常。申请人对上述异常交易行为不能提供正当理由或合理解释。

  申请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决定:对申请人处以罚款30万元。

  申请人复议请求撤销《处罚决定》,主要理由为:1.《处罚决定》所依据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是陈某辉在2017年12月下旬才知悉本案内幕信息,二人微信联系的具体内容显示陈某辉未泄露内幕信息,陈某辉本人在证词中也否认泄露内幕信息。二是申请人交易冠昊生物的买入时点与本案中内幕信息形成、发展、知悉的时间节点并不符合证明标准中高度吻合要求。三是交易冠昊生物是看到国外相关医药报道,基于看好苯烯莫德的专业判断和对制药行业的深刻理解;四是申请人具有较为丰富的投资经验,购买冠昊生物是其根据持续、分散与平衡的投资策略安排1300余万元现金中的一小部分,其账户上还有400万元左右没有购买。五是购买冠昊生物的时间与本案内幕信息敏感期有交叉,纯属巧合。2.处罚存在程序瑕疵。一是被申请人无权查阅申请人电话、微信相关信息。二是本案缺乏直接证据,而申请人是本行业高级专家,完全可以根据个人专业水平判断相关情况,被申请人未根据申请人的特殊情况对推定规则的适用进行适当限定,显然不妥。3.《处罚决定》缺乏合理性。申请人并未在交易中获利,交易过后股票并未卖出,直接亏损892,953.45元,处以30万元罚款明显畸重,实属不当。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1.现有证据足以认定申请人交易冠昊生物行为构成内幕交易。申请人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王某林账户的证券交易活动明显异常,与内幕信息形成过程高度吻合且不能作出合理说明或提供证据排除其存在利用内幕信息从事相关证券交易活动,构成内幕交易。2.处罚决定所依据的事实清楚。一是申请人无法证明其提出陈某辉知悉时间为2017年12月下旬的事实,且与被申请人已查明的事实不符,陈某辉知悉时间不晚于2017年11月16日。二是申请人与陈某辉为多年好友,且均为行业专家,特别是在2017年11月28日参加会议当面接触交流,存在客观上的联络接触。三是1.1类新药(苯烯莫德)完成临床试验并上市销售的具体时间本身并非公开信息,新药也只是本案内幕信息所涉及的一部分资产,不等同于内幕信息本身,其对新药价值的专业判断、对制药行业的理解以及市场前景分析,并不能说明交易该股票具有正当理由或正当消息来源。四是按照投资策略配置资产和巧合,无法解释其仅集中交易冠昊生物一只股票以及资金转入时间、决策及交易时间与获悉内幕信息形成及进展时点高度吻合、买入意愿极为强烈、交易习惯明显变化等异常交易特征。3.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项的规定,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有权查阅、复制与被调查事件有关的财产权登记、通讯记录等资料。4.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参考现有案例,被申请人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决定对申请人处以罚款30万元,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和现有案例量罚幅度。

  经查明,2016年1月,冠昊生物联合时任大股东广东知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知光)和王某,分别投入劣后资金5,000万元、5,000万元、25,000万元,加上银行、信托优先资金合计85,000万元等,通过结构化股东设立深圳市医盛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指定深圳市阳和生物医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和生物)担任合伙执行人,用于收购并持有浙江惠迪森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迪森)100%股权,以匹配全球创新的1.1类新药(苯稀莫德)的销售渠道,并由王某继续担任惠迪森董事长。

  2017年8月11日,冠昊生物自筹资金收购了广东知光持有的北京文丰天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文丰)和广东中昊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中昊)的股权,持股比例均为58.20%,该两家公司分别主营已完成临床试验的具有全球创新的1.1类新药(苯稀莫德)的研发和生产。

  2017年9月,国内外机构前往惠迪森联系沟通并购事项,其中有机构向王某提出拟领投资金拆除结构化股东等一系列运作思路。王某和冠昊生物时任总经理周某军沟通了上述思路,后者在前往上述机构面谈并做了相关财务测算后,向冠昊生物时任实际控制人朱某平汇报并获得认可。

  2017年10月9日,冠昊生物朱某平、周某军,王某在惠迪森杭州办公室开会拟定了一揽子计划,具体内容包括:冠昊生物将持有的北京文丰和广东中昊的股权全部出售给惠迪森,并按照对价持有惠迪森的股权,实现研-产-销业务整合并增加冠昊生物持股比例(以下简称1.1类新药资产装入惠迪森);引入境外资金,置换银行优先资金和对另一公司的收购款等债务,以便拆除惠迪森结构化股东和搭建红筹架构;同步考虑惠迪森重启A股并购或者赴香港IPO,提高惠迪森的估值并优化退出方式。同时,三人作了具体分工,分别负责对外寻找资金、联系中介机构论证资本运作(IPO或重启并购)方案和沟通协调其他股东等,并明确朱某平总负责。

  2017年10月10日,朱某平、周某军返回广州,与时任董事长徐某、时任财务负责人谢某斌等一起,在冠昊生物公司开会讨论通过上述一揽子计划。此外,朱某平告知徐某,王某更倾向于惠迪森在香港IPO。

  2017年10月17日,朱某平、周某军,阳和生物黎某明,和中信证券陈某林讨论优化上述一揽子计划。

  2017年10月底,周某军将上述一揽子计划告知深圳前海黑天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谌某峰,委托其推介惠迪森项目并寻找拆除结构化股东所需外部资金。后续,在黎某明、谌某峰的推介和安排下,广东西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五家资金机构分别或联合于11月初至年底期间多次前往惠迪森参观、沟通和尽调。

  2017年11月4日、11月16日,朱某平两次到北京,与北京文丰第三大股东陈某辉(通过其弟代持)沟通协调1.1类新药评审工作,讨论了1.1类新药按照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推进,将可能整合到惠迪森,惠迪森去香港上市的思路,并达成共识。

  2017年11月初,王某联系中信证券刘某岚,商请帮忙设计惠迪森去香港上市的方案。

  2017年11月23日,周某军等人与中信证券刘某岚、中信里昂证券周某禹召开电话会议进一步讨论上述一揽子计划。11月28日,王某、周某军等,在冠昊生物公司开会,讨论了惠迪森拟在香港IPO的红筹架构方案。

  2017年12月初,朱某平跟北京文丰第二大股东刘某丰通报上述资本运作思路,后者原则同意,但对惠迪森的估值与王某有差异。朱某平请陈某辉给刘某丰做工作。

  2018年1月31日、2月1日,冠昊生物股价跌停,广东知光及朱某平所质押股票面临爆仓风险,朱某平决定于2018年2月2日起连续停牌,后于2月23日公告上述一揽子计划相关内容并继续停牌。

  申请人与内幕信息知情人陈某辉是朋友,均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认识多年,平时经常通过电话、微信联系。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二人存在联络接触。2017年12月19日至12月28日,申请人制定了相关交易决策后,指示他人代为操作王某林证券账户买入冠昊生物123,700股,买入金额2,992,741元,相关资金全部来源于申请人分别在2017年12月15日至12月28日共6个交易日转入的合计300万。截至调查日,上述股票未卖出,亏损892,953.45元。

  本会认为,冠昊生物拟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业务整合暨资本运作的一揽子计划,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八项所规定的内幕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7年10月9日至2018年2月2日。陈某辉作为拟出售子公司北京文丰第三大股东参与讨论案涉内幕信息。2017年12月初,为推进案涉一揽子计划,朱某平请陈某辉给刘某丰做工作。申请人与陈某辉是朋友,均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认识多年,平时经常通过电话、微信联系。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二人存在微信联络及见面接触。申请人作出交易决策后指示他人利用王某林账户交易冠昊生物,且存在突击转入资金,首次、集中大量交易该股,资金变化及交易时点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公开时间吻合等情形,交易行为明显异常。申请人关于陈某辉知悉内幕信息时间错误、交易行为与内幕信息未达到高度吻合、处罚程序存在瑕疵等复议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交易决策的形成和实施动因受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申请人关于其交易合理性的主张不足以完全切断其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和其后异常交易行为之间的联系,进而说明交易该股票具有正当理由或正当消息来源。此外,《处罚决定》已充分考虑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故被申请人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作出的《处罚决定》并无不当,申请人的相关复议理由本会不予采纳。

  综上,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11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国证监会      

  2020年1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