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11月21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曲卫志、王海英、白金亮、李雪峰)
文  号: 〔2020〕236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2020〕236号

  

  

  申请人:曲卫志

  住址山东省烟台市

  申请人:王海英

  住址山东省烟台市

  申请人:白金亮

  住址山东省烟台市

  申请人:李雪峰

  住址山东省烟台市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监管局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七路86号证券大厦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举报事项答复函》(〔2020〕22号、45号,以下分别简称22号、45号《答复函》)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或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复议请求被申请人向其提供两次答复的核查结案材料及其本人与山东恒邦冶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邦股份或公司)、烟台恒邦集团有限公司(原恒邦股份控股股东,以下简称恒邦集团)签订的股权转让材料;请求中国证监会相关监管部门查处恒邦股份涉嫌的欺诈违法行为;请求恒邦股份归还其原始股权及股权收益。主要理由为:1.申请人从未与恒邦股份、恒邦集团签订过股权转让协议,也从未收到过其支付的所谓股权转让价款,根本不存在真实的股权转让。但恒邦股份却在招股说明书中明确说明职工股东与恒邦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收到恒邦集团支付的股权转让价款并签字认可,双方是真实意思的股权转让。2.恒邦股份分管领导称当年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将职工股东持有恒邦股份原始股权变换成恒邦集团股票,程序合法,但其签字的股权转让协议找不到了。3.被申请人称2003年恒邦股份将原有1000万股职工股协议转让给恒邦集团,双方签订了转让协议,但未向申请人出示、质证其质疑的所谓签字的股权转让协议。被申请人的答复缺少事实依据,违反了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1.申请人不是被申请人举报答复事项相对人,不具有行政复议申请人主体资格。2.被申请人举报事项答复具有充分的事实依据。3.被申请人无向申请人出示核查获取的证据以及与申请人质证的法定义务。

  经查明,2019年9月5日、2020年6月9日,被申请人收到本会转办的李国波关于恒邦股份的投诉举报材料,一是反映恒邦股份在清理内部职工股过程中,涉嫌通过伪造职工股东签字、编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等欺诈手段,将其配偶宋吉霞等职工的原始股权非法转让给恒邦集团;二是反映恒邦股份招股说明书等证券发行文件中有关内部职工股相关内容造假,涉嫌欺诈发行;三是反映恒邦集团侵害股东权益。其中,第二次举报涉及申请人曲卫志、王海英、白金亮、李雪峰本人承诺等证据。经核查,被申请人分别于2020年3月13日、6月23日向举报人李国波作出22号、45号《答复函》。

  本会认为,《行政复议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申请行政复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行政复议的申请人与具体行政行为之间须具有利害关系。本案中,案涉两次举报的举报人均为李国波,被申请人22号、45号《答复函》亦针对李国波作出,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曲卫志、王海英、白金亮、李雪峰系案涉答复的相对人。据此,被申请人22号、45号《答复函》并未设定申请人的权利义务,亦不对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产生实际影响,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答复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申请人不服相关答复申请行政复议,不符合《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的受理条件。此外,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提供相关材料、要求中国证监会查处恒邦股份、要求公司归还其原始股权及股权收益的请求均不属于复议范围,本会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本会决定: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国证监会      

  2020年1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