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08月04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鹿鹏)
文  号: 〔2020〕144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2020〕144号

  

  

  申请人鹿鹏

  住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141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141认定,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千里)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对外担保、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等信息,违反了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八条第三款,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申请人时任保千里董事、总裁知悉关联交易事项并在涉案定期报告的董事会决议、确认意见上签字,申请人还担任保千里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千里电子等公司法定代表人,系对保千里上述关联交易和对外担保未披露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罚决定:对申请人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申请人称,对其处罚证据和依据不足,复议请求撤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理由为:1.对于涉案关联交易行为,申请人未参与、不知情。庄敏作为实际控制人,在保千里公司之外设立其他办公团队操作关联交易事项,申请人勤勉尽责也无法发现。相关审计机关亦未发现,申请人有理由相信专业人员的判断,并无过错。申请人虽时任保千里总裁,但主要从事研发工作。2.对于涉案未依法披露的对外担保事项,申请人未参与、不知情、亦无法发现。2017年9月28日,保千里电子的法定代表人由庄敏变更为申请人,申请人自2017年9月28日才开始担任保千里电子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涉案违法行为发生时,申请人不是保千里电子的法定代表人,也不是保千里电子的董事会成员。相关担保未经董事会决议和股东同意,庄敏违反公司用章制度,系私自用章。3.对于涉案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未披露事项,保千里并非案件当事人,法院不会向保千里送达任何法律文书,只有大股东主动申报才能知悉。申请人不知情、未参与,被申请人不能以结果为导向,推定申请人没有勤勉尽责。4.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五十八条规定,对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适用推定过错责任。被申请人无证据证明申请人存在过错、或者对涉案事项知悉或者应当知悉。对申请人作出与时任财务总监何年丰同等处罚,明显不当。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是根据其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作出处罚适当。理由为:1.申请人自2006年在保千里工作,2015年2017年8月任总裁、2017年8月16日起任董事长。其长期在保千里工作,且担任核心高级管理人员和董事长,与实际控制人庄敏关系密切。对保千里及其子公司的经营状况有了解的职权、便利以及义务。2.申请人在笔录中承认知道生态客户的运作模式。其一些生态公司在和我交往过程中,自己当作保千里的公司,说他们的工资是庄敏发的”,发朋友圈称自己是保千里旗下的公司,我特意交代不要误导别人”。显然申请人知道其所谓客户与保千里存在关联关系的重大嫌疑。3.相关人员笔录指认申请人知悉与关联方开展业务的情况每周六的高管协调会(主要讨论日常经营),庄敏从事关联交易的核心团队会参加,申请人也参加。4.根据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举证责任分配,通过当事人提出勤勉尽责的证据,从而免责。申请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完全认可,可佐证上述事实。申请人涉案对外担保签订时是否担任保千里电子法定代表人,并不影响认定其未勤勉尽责。

  经查保千里存在未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的违法行为:1.2015年至2017年9月,保千里实际控制人、时任保千里董事长庄敏以扶持小微企业为名,与20家小微企业合作,实际控制了上述企业的经营和财务。庄敏指挥其下属以投资名义为这些小微企业注入资金,用于购买保千里的产品,并使用上述企业银行账户进行具体的采购付款操作。这20家小微企业属于庄敏控制的企业,与保千里构成关联方,其与保千里之间的购销业务属于关联交易。保千里未对上述关联交易予以披露,且未在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半年度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半年度报告中对上述关联方和关联交易予以披露。2.2016年至2017年,保千里下属子公司对外向12家企业共计12笔借款提供担保,金额总计7.05亿。保千里未就上述担保进行临时信息披露,也未在当期年度报告和半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3.2017年9月12日,庄敏所持有保千里1亿股股份被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司法冻结;2017年9月25日,庄敏所持公司股份0.68亿股被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司法冻结。保千里未及时进行信息披露。被申请人认定申请人系对保千里关联交易和对外担保未披露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未认定申请人为保千里未披露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行为的负责人员。

  申请人自2015年4月8日起任保千里总裁,2017年8月16日起任保千里董事长。2017年9月28日,保千里电子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由庄敏变更为申请人。申请人作为保千里董事、总裁,在保千里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半年度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半年度报告的董事会决议、确认意见上签字,保证上述定期报告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本会认为,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八条、《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等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对公司信息披露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负有法定保证责任,除非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已经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在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发生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知情程度和态度、职务、具体职责及履行职责情况、专业背景等是认定信息披露违法责任人员的责任大小的考量因素。申请人作为上市公司董事、总裁,应当了解并持续关注公司生产经营情况、财务状况和公司已经发生的或者可能发生的重大事件及其影响,促进公司依法披露信息和有效治理不能以不知情、未参与等为由免除责任。而且,无充分证据证明申请人已经履行勤勉尽责义务。被申请人已综合考虑申请人的职务、知情程度、履职情况等因素,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当。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141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中国证监会      

  2020年8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