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06月17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永安信(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文  号: 〔2020〕92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2020〕92号

  

  

  申请人永安信(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住所:天津市南开区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4号),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会受理后,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4号)认定,永安信(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信天津公司)存在三项违法行为:1.未按规定为其管理的83只私募投资基金进行备案;2.管理的单只私募投资基金投资者人数超过《证券投资基金法》规定的特定数量;3.将固有财产、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投资。永安信天津公司上述行为分别违反《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证监会令第105号,以下简称《私募监管办法》)第八条第一款、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一)项的规定,构成《私募监管办法》第三十八条所述违法行为。处罚决定:对永安信天津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合计处以9万元罚款

  申请人称,被申请人处罚不当,复议请求撤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理由为:1.申请人的违法行为已超过行政处罚时效,不应被行政处罚。2016年以来,永安信天津公司已停止被申请人主管范围内的各项经营活动。2.申请人不存在将其固有财产或者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投资活动的行为,该项处罚没有事实根据。资产混同使用的认定与否定公司法人人格的财产混同概念难以区分、易混淆,被申请人的错误认定将影响投资者有序主张权益,被个别民事诉讼案件当事人所利用。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处罚决定并无不当,建议予以维持。理由为:1.申请人的违法行为在行政处罚时效内本案行政处罚程序合法。2015年10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天津监管局(以下简称天津证监局对永安信天津公司启动了核查程序,多次到永安信天津公司营业场所调取相关资料,约谈了公司法定代表人乔志杰。在核查过程中,发现永安信天津公司涉案问题,故2015年10月行政机关已经发现了申请人的违法行为,发现时间早于申请人所述的2016年停止经营时间。另,被申请人在2017年6月6日向申请人送达了调查通知书,告知对其立案调查。2.申请人存在资金混同的违法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一是永安信天津公司与其管理的3只基金的混同,包括与北京永安信股权投资基金(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北京永安信基金)混同使用资金按双向往来计算合计13,443.9027万元,与北京永安信和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永安信和)混同使用资金按双向往来计算合计7,735.39万元,与永安信(天津)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永安信)混同使用资金按双向往来计算合计218.466万元。二是永安信天津公司的关联公司与相关基金的混同操作,包括永安信(北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北京永安信基金、永安信和两只基金混同使用资金按双向往来计算合计1,026.3278万元、永安信(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北京永安信基金、永安信和、天津永安信三只基金混同使用资金按双向往来计算合计3,400.62万元。上述混同性质的资金用途为天津永安信及其关联公司为相关基金项目垫款和相关往来款。乔志杰询问笔录中也承认存在资金混同。此外,本案行政处罚程序合法。

  经查,申请人管理的83只私募投资基金未按规定进行备案。申请人管理的北京永安信基金投资者人数经穿透计算超过《证券投资基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的200人上限。对于上述两项违法事实,申请人未提出异议。关于是否存在资金混同情形,根据北京永安信基金、永安信和、天津永安信3只基金的合伙协议、基金自开户至调查日的银行资金流水、申请人提供的情况说明等证据查明,申请人是北京永安信基金、永安信和、天津永安信3只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申请人与上述3只基金均存在资金混同使用。申请人的两家关联公司永安信(北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永安信(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均不是上述3只基金的投资人,3只基金也未对这两家公司进行过项目投资,但这两家公司与3只基金存在资金划转,存在资金混同使用情形。申请人提供的说明、乔志杰的询问笔录中,均承认存在资金混同问题,称造成资产混同使用的原因,一是基金投资项目出现问题,申请人及关联公司对基金项目的垫款,二是本应由3只基金向申请人缴纳的管理费、绩效分成等款项未及时缴纳或划转。

  另查,被申请人派出机构天津证监局日常监督检查中发现申请人涉案问题后,于2017年6月6日向申请人送达了调查通知书,告知对其立案调查。之后,被申请人依法向申请人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事先告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

  本会认为,申请人未按规定为其管理的私募投资基金进行备案管理的单只私募投资基金投资者人数超过法定数量的行为,违反了《私募监管办法》第八条第一款、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申请人管理的3只基金与申请人及其两家关联公司存在资产混同使用的情况违反了《私募监办法》第二十三条第(一)项关于不得将其固有财产或者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投资活动的规定。本案关于资产混同使用的认定,与申请人所述公司法人人格独立的认定无关。根据《私募监办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当。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程序合法。《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前款规定的期限,从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法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按照申请人所述的公司停止经营时间,其涉案违法行为持续至2016年4月,2017年6月6日申请人被立案调查,涉案违法行为在上述规定的两年追诉时效内。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程序合法。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4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中国证监会      

  2020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