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19年09月02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雷杰)
文  号: 〔2019〕93号 主 题 词:




  〔201993

  

  

  申请人雷杰

  住址北京市西城区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42号,以下简称《处罚决定》)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中止审理后对本案恢复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处罚决定》认定,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正集团)、利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德科技)、西藏昭融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昭融)、西藏容大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容大)隐瞒关联关系,未配合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正证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且方正证券未依法披露上述公司之间的关联关系,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违法行为。其中,申请人作为方正证券的董事长,为本案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对其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复议请求撤销《处罚决定》对其作出的处罚决定,主要理由为:1.申请人在方正证券改制程序、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历次定期报告编制期间等,均要求方正证券核查相关关联方,其已尽勤勉尽责义务。2.《处罚决定》没有认定,也没有任何证据或事实材料证明申请人参与或知情方正集团与利德科技、西藏昭融、西藏容大之间的关联关系,《处罚决定》对申请人系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的认定不当,缺乏事实依据。3.本案中未对其他不知情的方正证券董监高予以处罚,而是仅处罚了知情人员,在此情况下,对不知情的申请人进行处罚,明显存在不公,违反了行政处罚过罚相当原则。4.申请人在2008年11月至2015年12月期间未担任方正集团的任何职务,即在涉案期间申请人不存在方正集团与方正证券交叉任职的情况,《处罚决定》处罚的前提并不存在。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1.申请人自2010年9月至2015年2月担任方正证券董事长,签署了方正证券招股说明书及上市以来至2013年度报告,并于2005年12月至2013年1月在方正集团任职。申请人作为方正证券上市时董事长,且先后担任这一重要职务长达4年多,有义务保证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应当建立和维持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的沟通机制,确保控股股东充分传递信息和上市公司及时披露信息。但其作为方正证券主要领导,同时曾在控股股东方正集团担任高管职务,未能有效督促控股股东及时传递应当披露的信息,也未能有效督促上市公司就可能存在的未披露信息向控股股东进行核实、排查,未能勤勉尽责。2.申请人作为方正证券的原董事长,是对方正证券信息披露负有法定保证责任的人员,应当保证方正证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对方正证券多年未披露涉案关联关系,依法应当担责。3.申请人未提出充分的、足以证明其已经尽到勤勉义务并依法可以减免处罚的证据。

  经查明,方正证券2011年上市前,方正集团、利德科技、西藏昭融(时名上海圆融担保租赁有限公司)、西藏容大(时名上海容大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分别为方正证券的第一、第二、第八、第十三大股东,方正集团与利德科技、西藏昭融、西藏容大之间存在关联关系。方正证券在《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招股说明书》以及上市后(2011年—2015年)披露的各期定期报告和临时公告中,均未依法披露上述相关股东之间的关联关系。申请人作为方正证券时任董事长,签署了方正证券招股说明书及上市以来至2013年的年度报告。

  本会认为,方正证券未依法披露相关股东之间的关联关系,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违法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根据《证券法》第六十八条,申请人作为上市公司时任董事长,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事项负有严格的法定保证责任,应当提供其已就相关信息披露事项尽到忠实、勤勉义务的证据。但从在案证据来看,申请人提出其在方正证券改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历次定期报告编制等过程中要求方正证券核查相关关联方,以及方正集团提供的申请人于案涉期间内未在方正集团任职的说明,不足以充分证明其对上市公司相关信息披露事项已尽忠实、勤勉义务。

  综上,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42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中国证监会      

  2019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