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19年05月06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李卫卫)
文  号: 〔2018〕179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决定书




 

                        〔2018〕179号

 

 

     申请人李卫卫

     住址山西省繁峙县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77号)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77号)认定:2016年6月,经郑卫星引荐,朱一栋开始与李卫卫合作,希望李卫卫帮忙在二级市场拿到更多的筹码,并配合其做大上市公司大连电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电瓷)市值。郑卫星负责与李卫卫对接配资合作事宜,双方签订理财协议。合作模式是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兴集团向李卫卫提供配资保证金,李卫卫负责从场外配资并操作账户交易“大连电瓷”。2016年11月中旬,李卫卫要求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消息配合其操作。2016年12月上旬,朱一栋相继决策发布2016年度利润分配高送转公告和大连电瓷大股东阜宁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隆磁材)二级市场增持公告。

     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2日,阜兴集团、李卫卫累计控制使用461个账户(包括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25个机构账户以及436个个人账户,以下合称账户组),在155个交易日交易“大连电瓷”。大连电瓷于2017年12月6日复牌后,股价连续跌停,至12月11日盘中打开跌停,之后账户组陆续卖出大连电瓷股票。阜兴集团、李卫卫在交易大连电瓷过程中多次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以及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大连电瓷累计上涨114.32%,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112.46%。2017年3月2日,大连电瓷停牌并发布公告启动重大资产重组。2017年12月6日,上市公司复牌后,账户组陆续卖出涉案股票,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阜兴集团、李卫卫的上述行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朱一栋是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全面负责阜兴集团工作,是涉案操纵行为的组织、决策者;郑卫星是阜兴集团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参与决策、执行操纵“大连电瓷”等事项,是重要的决策参与者和执行者;宋骏捷是阜兴集团证券投资部总经理,具体负责阜兴集团控制账户的相关交易、对账等事务,是涉案操纵行为的主要执行者。朱一栋、郑卫星是阜兴集团操纵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宋骏捷是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决定:对阜兴集团、李卫卫处以300万元罚款,其中对阜兴集团处以100万元罚款,对李卫卫处以200万元罚款;对朱一栋、郑卫星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50万元罚款,对宋骏捷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

     申请人复议请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77号),主要理由为:一是认定申请人构成操纵市场定性错误。2016年9月大连电瓷与朱一栋才签订协议确认股权转让价格,6月28日至9月间不存在拉高股价的动机;申请人不存在操纵的主观故意。本案对“拉抬”股价的认定明显不当,相关交易并未对“大连电瓷”价格造成重大影响,申请人不存在尾市操纵情形,本案客观上不存在操纵行为。被申请人将大量他人控制账户认定为申请人控制,对相关交易的认定错误。相关信息披露与公司业绩成长性匹配,不存在利用信息优势操纵。二是本案账户控制关系认定缺乏法律依据,认定情况与事实不符。利用他人账户的判断标准应当同时包括“出资情况”“损益归属”和“控制使用”三个要件,本案证据不能证明相关账户由申请人提供资金或证券,不能证明相关账户由申请人管理、使用和处分。本案25个机构账户并非申请人控制使用。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77号)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处罚适当,主要理由为:一是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2016年3月,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际控制人就已达成收购意向,确定了股权转让价格并支付定金,此后拉抬股价不会导致收购成本增加。阜兴集团与李卫卫合作的目的是做大大连电瓷市值,李卫卫在股价不稳时曾要求朱一栋配合发布利好消息,足以证明双方具有合谋操纵的主观故意。本案账户组在较长操纵期间内,通过多种手段多次操纵股价,导致股价明显偏离同期相关指数,足以表明对股价影响显著。此外,上市公司根据李卫卫要求发布公告前,账户组呈净买入特征,公告发布后账户组呈净卖出特征,认定申请人利用信息优势操纵的事实清楚。二是本案账户控制关系认定事实清楚。认定行为人能够实际控制某一账户的核心是该账户的交易决策是否由行为人实施。本案根据当事人自认,证人证言,资金往来,交易现场发现的有关证据,IP、MAC、HDD关联,交易趋同等多个维度,综合认定账户控制关系。涉案机构账户由阜兴集团实际控制的事实清楚,申请人不能要求排除该部分账户。申请人在调查期间拒绝配合调查,给本案调查带来巨大困难,违法情节恶劣。

     经查明,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2日,阜兴集团、申请人累计控制使用461个账户交易“大连电瓷”,多次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以及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影响“大连电瓷”交易价格。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大连电瓷”累计上涨114.32%,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112.46%。2017年12月6日,大连电瓷复牌后,账户组陆续卖出涉案股票,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本会认为,根据询问笔录等证据,阜兴集团与李卫卫合作的目的是为了做大大连电瓷市值,为此双方签订理财协议,由阜兴集团提供配资保证金,李卫卫负责从场外配资并操作账户交易“大连电瓷”。从客观的交易情况来看,账户组通过多种手段和多次行为操纵“大连电瓷”股价,整体上导致股价明显偏离同期相关指数。此外,李卫卫在大连电瓷股价不稳时曾要求朱一栋配合发布利好消息。以上足以证明阜兴集团、李卫卫具有合谋操纵股价的主观故意。至于本案账户控制关系认定问题,本会认为,认定行为人是否控制某一账户,需要结合行为人是否具有管理、使用或处分账户的权力等情况综合判断。根据本案证据材料,本案账户控制关系系根据当事人自认,证人证言,资金往来,交易现场发现的有关证据,IP、MAC、HDD关联,交易趋同等多个维度综合认定。同时,本案涉案机构账户由阜兴集团实际控制的事实清楚,鉴于本案系共同操纵案件,可以认定申请人与阜兴集团共同控制相关账户。据此,本案账户控制关系认定并无不当。综上,本案对申请人所作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77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中国证监会      

                                                                                                    2018年1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