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18年11月29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盛燕)
文  号: 〔2018〕138号 主 题 词:




〔2018〕138号


   申请人:盛燕
   住所: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迎春路555号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沪〔2018〕29号),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会受理后,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沪〔2018〕29号)认定,2015年7月至9月,上海中毅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毅达)全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中毅达)在未实施任何工程的情况下,以完工百分比法累计确认了井冈山国际山地自行车赛道景观配套项目(以下简称井冈山项目)的工程收入7,267万元、成本5,958.94万元和营业税金244.17万元,导致中毅达2015年第三季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当期披露的营业收入的50.24%,虚增利润总额1,063.89万元,占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的81.35%。中毅达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违法行为。对于中毅达上述行为,厦门中毅达时任副总经理(分管财务工作)盛燕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对盛燕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申请人称,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复议请求予以撤销。理由为:1. 申请人系在厦门中毅达任职,不担任中毅达的董监高或者实际履行中毅达董监高职责,不是信息披露的直接责任人员。2. 申请人未分管厦门中毅达财务工作,也未组织、参与、实施中毅达或厦门中毅达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不应将申请人认定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信息披露违法期间,申请人系分管厦门中毅达园林业务经营及相关事务工作,厦门中毅达的财务负责人为林某楠。申请人提供了厦门中毅达《人事任命书》、中国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厦门中毅达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人事任命和目前重点工作安排的文件》,记载申请人“协助财务总监林某楠管理财务审核、投融资等业务”。
   被申请人称,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应予维持。理由为:1. 《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关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规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等相关条款并未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责任人员仅限定于上市公司“董监高”。《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行政责任认定规则》(证监会公告〔2011〕11号)第十七条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之外的其他人员,确有证据证明其行为与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包括实际承担或者履行董事、监事或者高级管理人员的职责,组织、参与、实施了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或者直接导致信息披露违法的,应当视情形认定其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2. 申请人分管厦门中毅达财务工作。根据厦门中毅达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情况表,申请人自2014年12月1日起至调查日担任厦门中毅达常务副总经理;根据申请人的询问笔录,“我2015年1月刚到公司时是分管公司财务和人力资源,之后大概在2015年下半年我调整成分管财务和苗木销售”;根据厦门中毅达总经理郑某楚的询问笔录,“我真正开始上任总经理是2015年3月份,我上任后对公司的经营管理进行了明确分工,由副总经理盛燕分管行政和财务。2015年下半年,盛燕分管领域调整成分管财务和苗木销售”“财务这块由副总经理盛燕负责”;根据厦门中毅达苗木事业部经理刘某华的笔录,“副总经理盛燕分管苗木事业部和财务”。此外,根据厦门中毅达董事长陈某中的询问笔录,“中毅达重组后,大股东方在厦门中毅达组建了专门的经营团队,总经理郑某楚、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盛燕等都是重组后加入进来的”;根据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关于上海中毅达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三季度确认的7267万元井冈山自行车赛道景观配套项目收入的说明》,“我们与厦门中毅达财务负责人盛燕进行了沟通”。上述证据表明,申请人作为副总经理在厦门中毅达实际分管财务工作。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也印证了申请人在厦门中毅达从事财务管理工作。3. 申请人对中毅达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根据相关询问笔录和其他证据材料,申请人负责井冈山项目的接洽,对项目承接、合同签署等事宜均较为了解。申请人作为分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充分知晓厦门中毅达在未实施任何工程的情况下,确认了相关工程收入、成本和营业税金,申请人也未将相关情况充分告知中毅达财务人员和相关高管等,上述情况与中毅达信息披露违法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故认定盛燕为中毅达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并在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中承担相对较大的责任。
   经查,厦门中毅达于2015年7-9月分别确认井冈山项目工程量收入1,352万元、2,366万元和3,549万元,总计结转收入7,267万元。中毅达编制披露的2015年第三季度会计合并报表范围包含全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申请人自2014年12月1日起担任厦门中毅达常务副总经理,分管厦门中毅达财务工作,申请人询问笔录中亦称自己分管厦门中毅达财务工作。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关于上海中毅达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三季度确认的7267万元井冈山自行车赛道景观配套项目收入的说明》载明,在对中毅达2015年度会计报表预审时,就井冈山项目收入问题“与厦门中毅达财务负责人盛燕进行了沟通”,并附有申请人签字的沟通记录。申请人提供的证据记载申请人“分管公司园林业务经营及相关事务工作,并协助财务总监林某楠管理财务审核、投融资等业务”。被申请人调取的井冈山项目资料、厦门中毅达提供的相关任职情况、相关人员询问笔录等显示,井冈山项目由申请人介绍,申请人了解该项目的项目承接、合同签署履行等情况。自2015年7月签订井冈山项目施工合同至2015年12月签订终止合同,厦门中毅达未派人参与过该项目,未实施任何工程,申请人对此知悉。林某楠系中毅达时任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厦门中毅达财务总监。林某楠已被认定为对中毅达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审查认为,根据上述查明的事实,申请人为厦门中毅达常务副总经理,分管财务工作。井冈山项目由申请人介绍,对该项目的承接、合同签署、履行情况等均了解,申请人知悉厦门中毅达在对该项目未实施任何工程的情况下,确认了井冈山项目相关工程收入等。申请人的行为直接导致了中毅达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关于对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负责的责任人员范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规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 ,并非如申请人所述仅限定于上市公司“董监高”。《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行政责任认定规则》(证监会公告〔2011〕11号)第十七条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之外的其他人员,确有证据证明其行为与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包括实际承担或者履行董事、监事或者高级管理人员的职责,组织、参与、实施了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或者直接导致信息披露违法的,应当视情形认定其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据此,认定申请人为中毅达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20万罚款,并无不当。
   综上,《行政处罚决定书》(沪〔2018〕29号)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沪〔2018〕29号)。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国证监会     
                                                                                                  2018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