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首页 > 办公厅 > 证监会要闻 > 正文
在本站中检索:
郭树清主席在亚洲金融论坛上发表演讲
中国证监会 www.csrc.gov.cn     时间:2013年01月14日     来源:证监会

建设一个更加开放更加包容的资本市场  

郭树清

(2013年1月14日)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非常感谢论坛组织者邀请我参加会议并与大家交流。下面,请允许我向大家报告一下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近况和下一步的政策开放。

一、中国资本市场的最新发展

中国资本市场是改革开放的产物。目前,股票市场总市值、债券余额、商品期货成交量都位居世界前列。据此而言,可以说我们用20年时间走过了欧洲和北美200年走过的路程。但是和所有的比喻一样,这个说法其实是很不确切的。

我们的市场充满生机与活力。我国资本市场建立之初即实现了无纸化和电子化,投资者进入门槛低,市场参与者十分广泛。仅A股市场个人投资者就达7800多万,账户数超过1.68亿,如按家庭估算,涉及2亿多人。

我们的市场发展前景十分广阔。中国差不多是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国家,即使按目前的汇率计算,中国每年形成的总储蓄也有大约4万亿美元,在世界上遥遥领先。居民和社会机构投资理财的需求出现“井喷”,市场潜在资金供应十分充裕。全国注册企业超过1300万户,各类个体工商户超过4000万户,有无数的创新创业活动希望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

但是我们的市场依然比较稚嫩,“新兴加转轨”的定性没有改变。主要表现在:第一,市场层次不健全,债券市场发展严重滞后,股权融资形式单一,期货及衍生品发展不足。第二,估值结构不合理,蓝筹股“优质不优价”,中小企业股票平均有50%的溢价。第三,股权结构较为特殊,国有控股公司、家族公司的比例高,国有股东持股占市场总股本超过57.8%,上市公司单一大股东平均持股比例超过37%,一股独大的现象比较普遍。第四,市场秩序需要规范。市场参与各方诚信水平不高,法治意识较差,虚假披露、财务造假、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现象时有发生。第五,市场波动幅度大,例如上证综指2007年上涨97%,2008年下跌65%,2009年又上涨80%。

2012年,资本市场出现了一些比较积极的结构性变化。一是市场产品结构趋于改善。2012年,股票融资额虽然下降,但公司信用类债券筹资3.62万亿元,同比增长60.2%。期货市场交易量14.5亿手,交易额171.1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7.6%和24.4%。二是投资者结构趋向合理。专业机构投资者所持A股流通市值占比17.4%,较2011年底上升了1.7个百分点;个人持股占比25.3%,下降了1.2个百分点;企业等一般机构持股占比57.3%,下降了0.5个百分点。三是交易结构改善。个人在成交总额中的占比为80.9%,较2011年下降了3.1个百分点;专业机构投资者占比15.2%,上升了1.8个百分点。四是股价结构不合理有所扭转。蓝筹股估值回归,沪深300指数上涨7.6%,上证180指数上涨10.8%,上证50指数上涨14.8%,远高于上证综合指数3.2%和深证综合指数1.7%的涨幅。新股平均发行价、平均市盈率较2011年同比分别下降28.3%和36.4%。五是股票市场的波动振幅明显缩小,市场价格水平趋于稳定。

二、现阶段推进的主要改革措施

“十二五”规划中,促进资本市场的功能完善和健康发展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为优化市场结构、规范市场秩序、提高市场效率,近两年里我们推出了系统的改革措施。

首先是进一步放松行政管制。监管重心从市场准入控制转向行为和过程的监督。2012年,取消和调整了35项行政审批项目。还有10多项正在研究修法。

第二,鼓励长期投资。推行按持股期限差别化征收股息红利个人所得税的政策。规范员工持股计划,鼓励上市公司加强市值管理。降低交易成本,一年内先后3次大幅下调市场收费标准。

第三,改进新股发行制度。新股发行审核开始从对盈利能力的实质性判断,向以信息披露为中心转变。加强对发行定价的监管,完善新股价格形成机制,抑制二级市场盲目“炒新”,促进一、二级市场协调发展。

第四,完善退市制度。在原有退市制度的基础上,引入了若干市场化的退市标准,建立了风险预警和退市整理机制,允许破产重整企业重新上市。今后,上市公司能上能下,也可以自愿退市,逐步将上市公司退市常态化。

第五,强化上市公司分红。在充分尊重上市公司经营自主权的前提下,鼓励引导上市公司建立持续、清晰、透明的现金分红政策和决策机制。目前大型上市公司,特别是蓝筹股股息率,不但高于新兴市场,而且超过部分成熟市场。如沪深300指数股息率2012年达到了2.66%,而标普500指数为2.24%。

第六,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在继续完善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制度的同时,设立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积极引导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规范发展,鼓励证券公司探索建立柜台交易市场。

第七,积极推动债券市场发展。建立了公司信用类债券部际协调机制,在推动监管制度标准的协调统一、银行间及交易所债券市场的互联互通,以及探索跨市场执法机制上取得一定进展。推出了中小企业私募债等符合实体经济需要的债券新品种,进一步丰富中小企业融资工具和途径。到12月底,中小企业私募债共筹资84.1亿元。

第八,大力培育机构投资者。为社保基金、保险、信托、私募基金等专业机构投资提供便利,鼓励发展多种多样的财富管理产品和机构。更加重视引进境外长期资金,新增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投资额度500亿美元;新增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2500亿元人民币。去年,三家交易所首次进行了全球路演,欢迎境外机构来华投资,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果。

第九,强化市场法治建设。完善市场法规体系,加强执法,对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2012年初步调查案件143起,正式立案113起,移送公安机关33起,比上年分别增长24%、20%、32%,审结行政处罚案件77件。

三、进一步扩大内地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

依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机构目前使用的概念、定义和标准,我国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属于较低水平,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我们曾经做过一次认真的现状评估,发现资本账户七大类别的40个项目全部都不同程度实现了可兑换,不存在完全不可兑换的项目。典型的例子是居民个人的不动产等交易和企业的境外衍生品交易。这里最关键的是居民原则和国民原则有很大差别;同时外汇管制的有效性在结构上也很不平衡。

截至2012年底,外资股东A股账户合计11000多户,合计持有775.2亿股,占全市场A股总股本的2.56%,外资合计持股市值占A股总市值的3.66%。从另一个角度看,200多家QFII持股家数与上市公司总数之比达到89.1%,境外股东持股家数占比为10.7%,三资企业持股家数占比为75.1%。我国还有在境外上市的公司达1千多家,其中在香港上市的H股、大红筹、小红筹公司市值总额达1.8万亿美元。把所有在境内外上市的中国企业加总在一起计算,它们的股票15%左右掌握在境外投资者手里。B股市场更是早已完全对外资开放。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中国资本市场的实际开放程度非常高,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们一贯认为,没有充分的开放和竞争,建不成成熟的资本市场。同时我们也清楚,在任何国家,资本项目可兑换都不意味着没有任何管控措施,现实中也不存在完全自由的资本流动。今后,我们将按照“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总体要求,从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实际需要出发,稳步提高市场开放的广度和深度。重点针对资本账户中尚未实现完全可兑换的项目,进一步优化开放政策工具,更多地采用有条件的总体监控措施,逐步代替简单化的硬性规定。

一是在继续鼓励双向直接投资的同时,鼓励双向平衡的组合投资。支持中介机构、境内外交易所创造性地开展多种合作。总的目标是,非居民在境内的发行与交易,要更加制度化、便利化。非居民投资,QFII、RQFII等间接渠道,总的额度需要有计划地持续增加,投资比例限制也要逐步放宽,直接渠道也要适当拓宽。昨天晚上,我们与当地机构投资者座谈,他们还建议开放合格境外个人投资者,即所谓QFII2或RQFII2,这个建议的可行性值得研究。我们将积极推动B股市场改革,提高B股公司的正常经营和发展能力。同时,也欢迎国际投资者共同参与金属、原油和金融期货市场建设。

二是扩大居民发行、交易境外金融工具范围。目前,我国居民参与境外证券、期货和不动产市场,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许多变通方式实现的。我们在积极支持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建设的同时,也要逐步开放、拓宽居民直接参与境外市场的渠道,使居民个人资本交易实现正规化、便利化。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制度安排,试点开展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制度(即所谓QDII2),适当放宽境内企业境外上市的条件,支持符合条件的内地企业赴境外融资,提高我国经济利用国际资本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

三是提高中介机构服务跨境投资的水平。境内外的金融机构,尤其是证券类机构,需要提高为非居民、居民跨境投资的服务水平,拓宽业务深度、广度,加快品种创新、交易的组织和服务创新。我们已经将合资证券公司外方持股比例上限提高到49%;允许外资入股中国期货公司,比例最高可达49%;对基金公司等财富管理机构研究试点更开放的政策措施。我们还将继续兑现金融市场开放承诺,进一步放宽证券期货业的外资市场准入,提高外资持股上限,逐步放宽业务范围。继续支持符合条件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走出去”。推进期货公司境外期货经纪业务试点。

去年以来,我们与香港市场的合作与交流水平,也达到了新的高度。在全面改善香港投资者进入内地资本市场便利性的同时,放宽了内地企业赴港上市条件,支持更多的企业到香港发行上市,同时支持内地机构和企业在港发行人民币债券。成功启动了B股转换成H股的试点。我们还支持沪深港交易所设立了合资公司,在信息、产品、技术、人员等方面加快交流。下一步我们将继续研究提高港澳资本在合资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和期货公司的持股比例的可行性。支持跨境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产品和跨境债券市场发展。探索内地与香港注册基金互认及跨境销售、沪港交易所产品互挂等新的开放形式和内容,从多方面切实支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和完善。

女士们,先生们,坚定地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我们一贯的基本政策,我们热忱欢迎境外朋友参与进来,共同建设一个更加开放更加包容的中国资本市场。

谢谢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